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第八章

    皇后昂首闊步,帶著容嬤嬤疾行而來。一走進漱芳齋的院子,就覺得氣氛詭異。小順
子、小桂子、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全都在房間外面,伸頭探腦。一看到她們兩個,
喊得比什麼都大聲。皇后心裡疑惑,腳下不停,才邁進大廳,就看到永琪跟爾泰,帶著小燕
子匆匆的迎了出來。紛紛請安﹕
    “兒臣恭請皇額娘金安!”
    “小燕子恭請皇后娘娘金安!”
    “臣福爾泰叩見皇后娘娘!”
    皇后看了三人一眼,眉頭一皺,心中又是納悶,又是懷疑。
    “原來五阿哥和爾泰在這兒!”眼光掃視三人,語氣尖銳﹕“你們三個,有什麼秘密
嗎?為什麼把奴才們都安排在門外?我是不是來得不大湊巧?”
    永琪慌忙機警的答道﹕
    “皇額娘多心了!今天書房下課比較早,就和爾泰到格格這兒坐坐,聊聊家常。格格對
宮中規矩,至今不大習慣,不喜歡奴才們在面前侍候!”
    皇后哼了一聲,看向小燕子。
    “這樣嗎?我看,我得想個法兒,讓你對這宮中規矩,盡快的熟悉起來!”
    皇后說著,就昂首向廳裡走去。容嬤嬤等一行人緊隨。
    永琪見小燕子掀眉瞪眼,用手在脖子上一比畫,表示“小心腦袋”。
    皇后驀然一回頭,這個動作,就看得清清楚楚。
    皇后心中有氣,先藏住自己的種種懷疑,瞪著小燕子,嚴厲的問道﹕
    “聽說格格前晚又大鬧皇宮了?還帶著武器,想翻牆出去,是嗎?”
    小燕子一怔,嘟著嘴說﹕
    “怎麼一點點小事,也會弄得人人都知道呢?皇阿瑪已經教訓過了!以後不敢了就是
嘛!”
    皇后見小燕子既不認錯,也不害怕,說得還挺大聲,氣不打一處來。
    “你這是什麼態度?一個“格格’,半夜去翻牆,還叫作“一點點小事’。那麼對你而
言,什麼才是大事?”
    小燕子對這個皇后,早就有氣,立刻沖口而出的說﹕
    “砍頭就是大事啊!聽說皇后娘娘很想砍我的頭啊!”
    皇后變色,勃然大怒,一拍桌子,怒聲喊﹕
    “你聽誰說,我要砍你的頭?是誰在我後面造這種謠言?你說!你說!”
    一屋子的人全嚇傻了,大家都不敢出聲。
    爾泰和永琪交換視線,急死了。
    “沒有人告訴我,是我自己‘聽說’的!”
    “你‘聽誰說’?馬上招出來!”皇后大聲命令。
    “我不要說!說了你也不相信!就是聽你說的!”
    皇后怒極,簡直無法控製了。厲聲大喊﹕
    “給我跪下!”
    小燕子一怔,還來不及表示反抗,容嬤嬤上前,對她膝彎處很有經驗的一踢,她一個站
不住,就跪下了。
    “掌嘴!”皇后再叫。
    小燕子又驚又怒,就大喊出聲﹕
    “皇后!你別弄錯了,我不是你的奴才,你要打要罵,都隨你的便!我是皇阿瑪封的格
格,你要打狗,也要看主人是誰!”
    皇后氣得快發瘋了,瞪大了眼,不敢相信的說﹕
    “你居然搬出皇上來壓製我!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頭!我今天就代皇上教訓
你!”便抬頭喊﹕
    “容嬤嬤!”
    “奴婢在!”容嬤嬤答得響亮。
    “掌她的嘴!看她說不說!”
    容嬤嬤就一步上前,對著小燕子,一耳光抽去。
    爾泰和永琪雙雙大驚。永琪大叫﹕
    “皇額娘,使不得!”
    小燕子實在沒有防備到容娥嫉說打就打,在毫無準備下,猛的挨了容嬤嬤一耳光,立刻
氣得暴跳如雷。對容嬤嬤大喊了一聲﹕
    “你是那一棵蔥,居然敢打我?”
    一面喊著,一面就握緊拳頭,砰的一拳對容嬤嬤打去。容嬤嬤碎不及防,“咕咚”一
聲,栽倒在地上,抱著肚子直叫“哎喲”。小燕子乘此機會,一躍而起,向後飛竄了好幾
步,竟飛身而起,爬在一根柱子上,對容嬤嬤喊﹕
    “有種!你就上來抓我!你來呀!來呀!”
    滿屋子的人,個個又驚愕又意外,全部張大了眼睛,仰頭看著小燕子。
    皇后這一下,氣得快要昏倒了,回頭大聲喊﹕
    “來人呀!去叫大內侍衛,通通過來!宮裡要清理門戶!”
    太監們一疊連聲的回答﹕
    “喳!奴才遵命!”
    永琪和爾泰,見鬧得這樣不可開交,迅速的交換了一個視線。爾泰對永琪點點頭,做了
一個手勢,兩人之間,默契十足。爾泰留下幫小燕子,永琪溜到門邊,一溜煙的去找乾隆
了。
    當乾隆帶著令妃,氣極敗壞的趕來時,只見皇后怒沖沖的站在室內,小燕子依然緊抱著
柱子,高踞在柱子頂端,已經漲得臉紅脖子粗,快要抱不住了。而一群大內高手,都在柱子
下環伺,顯然已經和小燕子僵持了一段時間。
    一屋子的人,驚見乾隆趕到,全都匍匐於地,高聲大喊﹕
    “皇上吉祥!”
    小燕子看見乾隆到了,如見救星,在柱子上面叫﹕
    “皇阿瑪!我沒辦法給您行大禮了,也沒辦法給您請安了……您快救救我,這兒有一大
群人要殺我!”
    乾隆見到這個局面,簡直驚得目瞪口呆。生氣的喊﹕
    “這……成何體統?”抬頭對小燕子喊﹕”你快下來!””“你保證我不會丟腦袋,我
才要下來!”
    “丟什麼腦袋?誰要你的腦袋了?朕保證沒有人敢傷你……”
    ”還要保證我不受罰…”小燕子居然和乾隆講起價來。
    皇后氣得發昏,一步上前,對乾隆說﹕
    “皇上!您不能再縱容這個小燕子了,她禮貌沒禮貌,規矩沒規矩,水準沒水準,教養
學問更是談不上!連我的教訓,她都公然頂撞,說話不三不四,還製造謠言,我讓容嬤嬤教
訓她一下,她居然出手打人。”
    皇后的話還沒說完,小燕子已經支持不住,大叫﹕
    “皇阿瑪!我快掛不住了……”
    乾隆仰頭,看著搖搖欲墜的小燕子,擔心得不得了。
    “掛不住,還不快下來!”回頭急喊﹕“爾泰,永琪,你們兩個上去,把她給弄下來,
可別讓她摔了!”
    永琪和爾泰,便高聲答應﹕
    “喳!”
    兩人雙雙飛身上去,一人抓著小燕子的一只胳臂,三人像一只大鵬鳥一般的飛了下來,
準確的落到乾隆面前。。
    小燕子一下地,立刻跪在乾隆腳下,委屈的喊﹕
    “皇阿瑪,我在民間十八年,日子雖然過得苦,可從來沒有人打過我一下,今天進了
宮,破題兒頭一道,被人甩了一個耳刮子!這個格格當得好辛苦,宮裡一大堆人不服氣,恨
不得把我五馬分屍!說我來歷不明,名不正,言不順!皇阿瑪,如果你真要保護我,讓我回
到民間去算了!”
    乾隆生氣,怒掃了皇后一眼,問﹕
    “是誰甩了她一個耳刮子?”
    容嬤嬤“踫咚”一跪。
    “回萬歲爺,是奴才!”
    乾隆瞪著容嬤嬤,氣沖沖的說﹕
    “容嬤嬤!你是皇后面前的老嬤嬤,皇后任性的時候,心情不好的時候,你都得勸著一
點,怎麼不勸?朕就知道,平時推波助瀾,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就是你們!”
    容嬤嬤一驚,立刻左右開弓,打著自己的耳光。
    “奴才知罪……奴才該死……”
    皇后氣得臉色慘白,往前跨了一步。
    “皇上!打還珠格格是臣妾的命令,容嬤嬤不過是執行而已,皇上這樣,是在懲罰臣妾
嗎?”
    乾隆瞪視著皇后,感慨萬千的說﹕
    “朕沒有要任何人踫容嬤嬤一下,皇后也會心痛,你對容嬤嬤尚且如此,還不能寬容小
燕子嗎?”就說﹕
    “容嬤嬤!起來吧!”
    容嬤嬤慌忙磕頭,起身,灰頭土臉的說﹕
    “謝皇上恩典!謝皇上恩典!”
    皇后氣得咬牙切齒。
    “如果朕不及時趕到,你預備把小燕子怎樣?”乾隆看皇后。
    “交給宗人府發落!”皇后傲然的挺著背脊。
    “你會不會太過分了?她只是小孩脾氣,毫無心眼!你貴為皇后,怎麼跟一個孩子認
真?她犯了什麼罪,要送宗人府?”乾隆問。
    “件逆罪!”皇后冷冷的回答。
    這時,令妃忍不住上前,對皇后說﹕
    “皇后,您別生氣了!格格粗枝大葉,不懂規矩。
    可是,心地是好的,對人也挺熱心的!進宮這些日子,人緣一直很好,幾個小阿哥、小
格格都很喜歡她,今天沖撞了您,大概是個誤會。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別跟她計較了,讓她
給您賠個不是吧!”
    “對對對!小燕子,你給皇后磕個頭吧!”乾隆附和著說,不願鬧得皇后太下不了台。
畢竟,她統攝三宮六院,一切宮中規矩,是她的權責。
    小燕子看了看乾隆,乾隆悄悄的跟她使了個眼色。小燕子不願件逆乾隆,轉身對皇后磕
了一個頭,嘴裡還嘰咕著說﹕
    “反正磕一個頭,又不會少一塊肉!”
    話“嘰咕”得挺大聲,皇后臉色鐵青。小燕了不情不願的磕完頭,站起身就走到乾隆身
邊去找尋“庇護”。皇后心裡的不平,像燒旺的火,熊熊然的冒著火苗。她回頭面對乾隆和
令妃,義正詞嚴的說﹕
    “皇上!臣妾有幾句話,不能不說,忠言逆耳,如果會讓皇上不高興,我也顧不得了!
這個還珠格格,既然已經被封為“格格’,一舉一動,代表的是皇家風範,假若做出什麼荒
唐的事情,會傷害皇上的尊嚴!現在,她已經闖了一大堆的禍,鬧了許多笑話,再加上她膽
大妄為,沒上沒下!宮裡人多口雜,對她的行為,已經傳得亂七八糟!如果再不管教,只怕
會變成宮裡的大問題,民間的大笑話!所以,我認為今天她用這種態度對我,就算不送宗人
府,也該懲罰懲罰,讓後宮妃嬪格格們,做個警惕!”
    皇后這幾句話,正氣凜然,合情合裡,乾隆也不能不沉默了。
    令妃聽到還要懲罰,一急,忍不住又開了口﹕“皇后!小燕子雖然行為魯莽,但是,她
畢竟不是宮裡長大的,情有可原!再加上,她的率直和天真爛漫,正是皇上最珍惜的地方,
如果一定要用禮教來拘束,豈不是把她的優點,全部抹殺了!咱們宮裡,規規矩矩的格格,
還不夠多嗎?”
    令妃這幾句話,可說到乾隆的心窩裡去了,乾隆急忙點頭稱是。
    “正是正是!令妃說的,就是朕想說的!這還珠格格,既然來自民間,讓她保持一點
“民風’不好嗎?至於管教,朕也有這個意思,不過,別操之過急,把她給嚇唬住了,慢慢
來吧!”
    皇后見令妃和乾隆一唱一和,氣極,卻不便發作,瞪了面有得色的小燕子一眼就對皇上
請了一個安,說﹕
    “皇上這麼說,就這麼辦吧!臣妾先告退了!”
    乾隆點點頭,皇后便帶著她的人,全體退出去。
    皇后一走,小燕子笑開了,對乾隆和令妃心甘情願的磕了一個頭,大聲的說﹕
    “小燕子謝皇阿瑪救命之恩!謝令妃娘娘袒護之恩!來生做牛做馬,做豬做狗,再報答
你們!”
    乾隆又好氣又好笑,彎腰拉起小燕子。凝視著她﹕
    “你不要太得意了,皇后說的話,也有她的道理!
    她是國母呀,你怎麼連她也頂撞呢?你這樣沒輕沒重,到處樹敵,還隨時做些奇奇怪怪
的事,朕要把你怎麼辦才好呢?”
    小燕子沖口而出﹕
    “您多疼我一點,少要求我一點,就好啦!”
    乾隆瞪著她,笑了。
    乾隆這樣一笑,滿屋子的人,全體跟著笑了。一場風波,就這樣煙消雲散。永琪看著小
燕子,對於這個精靈古怪、花招百出的“假格格”,實在不能不甘拜下風,佩服得五體投地
了。
    當天,在學士府,永琪見到了他真正的妹妹,夏紫薇!
    紫薇穿著旗裝,雍容華貴,輕輕盈盈的走過來,抬起澄澈的大眼睛,對永琪深深一凝
眸,屈膝行禮。
    “夏紫薇見過五阿哥!”
    永琪目不轉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紫薇,心中暗暗喝采。
    “我的名字是永琪。你應該知道,我們這一輩,排行是‘永’字輩。算年齡,我比你大
了些,應該算是你的五哥!”
    紫薇聽到永琪這樣說,眼眶一熱。凝視著永琪,又感動,又感慨的說﹕
    “你這一句“五哥”,雖然只有兩個字,對於我,卻有千斤重啊!我從濟南到這兒,路
上走了半年,在北京又折騰了好幾個月……想盡辦法,到處踫壁!你是我第一個見到的親
人!我沒辦法告訴你,我現在有多麼激動,雖然我無緣得到皇上的承認,我依然對上蒼充滿
感恩,因為你已經承認了我!”
    永琪好感動。這個紫薇,和小燕子簡直是兩個世界裡的人,小燕子沒章沒譜,大而化
之;紫薇卻纖細溫柔,如詩如畫。永琪誠摯的說﹕
    “我真沒想到,我在宮裡。多了一個小燕子那樣的妹妹,在宮外,還有一個像你這樣的
妹妹!我和爾泰,一路都在談你和小燕子兩個!”
    “你相信我的故事嗎?你不怕我是一個騙子嗎?
    你不認為小燕子才是真的格格,而我是冒牌的嗎?”
    紫薇問。
    爾康對紫薇點頭說﹕
    “現在已經完全沒有懷疑了,因為小燕子對五阿哥和爾泰兩個,把什麼都招了!”
    紫薇大震,顫聲的問﹕
    “她招了?她承認了?”
    “是!她承認了!她說,情非得已,當時,有很多狀況,很多誤會,才造成今天的局
面!她哭了,說是對不起你!”爾泰接口。
    紫薇踉蹌了一下,金瑣急忙扶住。紫薇心中痛楚﹕
    “這種大事,她用‘對不起’三個字,就解決了嗎?”
    爾康走上前去,對紫薇誠懇的說道﹕
    “我想,現在,我們的傳話都沒有意義,只有等到你和小燕子見了面,才能澄清種種問
題!剛剛爾泰告訴我、小燕子在宮裡發生很多事情,現在已經是危機重重,目前,能不能出
宮還不知道。可是,我們一定會想辦法安排!”回頭看永琪﹕“是嗎?五阿哥會幫我們的,
對不對?”
    永琪拼命點頭。
    “是!我一定想辦法!小燕子也一直求我,讓我帶她出來見你!你知道嗎?為了要見
你,她半夜翻牆,差點又被侍衛當成刺客打死了!她還帶了好多珠寶和銀子,說是要送來給
你用!”
    “是嗎?”紫薇又震動了。
    “是!”永琪注視紫薇,眼神誠摯而深刻,一直看進紫薇的眼神深處去。“紫薇,我可
不可以有一個要求呢?”
    “五阿哥不要這麼客氣,你有什麼吩咐,就直說吧!”
    “請不要傷害小燕子!不管現在的事實是怎樣,我都相信小燕子情有可原!事關生死,
你還是要三思而行才好!”
    紫薇震動的看著永琪,忽然在那張俊秀的臉龐上,在那明亮發光的眼神中,看出了某種
讓人感動的深情。他好喜歡小燕子啊!她模糊的想著。為了保護小燕子,或者,他寧願沒有
自己這個妹妹吧!小燕子,她就有這種魔力,讓身邊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去喜歡她,去保護
她。一時之間,她不知道是該嫉妒小燕子,是該恨小燕子,還是已經原諒小燕子,還是在繼
續喜歡小燕子?真的,聽了小燕子在宮中的種種,看到永琪和爾泰對小燕子的忠誠,她的心
已經軟了。
    恨小燕子?她居然沒辦法恨小燕子!她迷糊了,半晌,都默然不語。
    三天後,永琪和爾泰,帶了一封厚厚的信,到學士府來交給紫薇。
    紫薇驚奇得睜大了眼睛,激動的喊﹕
    “小燕子給我一封信?她寫的信?她怎麼會寫信?”
    “是啊!好厚的一封信,她再三叮囑我,要我親自交給你!說她‘寫了’一個通宵才寫
出來的!”永琪說。
    紫薇接過信來,爾康、爾泰、永琪、福倫、福晉、金瑣全都忍不注好奇的觀望。爾康看
著紫薇,問﹕
    “你不是說,小燕子沒念過什麼書嗎?
    “是啊!當初教她寫我的名字,教了好多天才會,一直怪我的名字筆畫大多了!所以,
她寫信給我,我才覺得好稀奇呀!”
    大家伸頭去看,只見信封上歪歪倒倒的寫著“紫薇”二字。
    紫薇裁開信封,急忙抽出一疊信箋。
    紫薇一看,是好幾幅畫。
    第一張畫,畫著一只小鳥兒,胸口插著一支箭,倒在地上,周圍圍著一些人。
    第二張畫,畫著小鳥兒睡在床上,一個穿著龍袍的人含淚在拔箭。遠處有一朵小花在流
淚。
    第三張畫,畫著小鳥兒靠在床上,瞪著骨溜滾圓的眼睛,一群人把格格頭飾放在小鳥兒
的頭上,穿龍袍的人站在旁邊微笑。
    第四張畫,畫著一朵花,小鳥兒銜著格格頭飾,正給花兒戴上。
    紫薇看完四張畫,早已熱淚盈眶,把畫交給爾康,她激動得一塌糊塗,嚷著說﹕
    “我現在都明白了!我就知道小燕子不會欺騙我,我就知道一定有原因!她受傷了?你
們沒有一個人告訴我,她受傷了?你們怎麼不說?她被箭射到了嗎?
    傷得很嚴重嗎?”
    爾康等人,大家搶著看了看那些畫,看得一知半解。永琪驚愕的問大家﹕
    “你們沒有告訴紫薇,小燕子是抬著進宮的?”便抬頭看紫薇﹕“是我一箭射中了她,
當時,四個太醫會診,皇阿瑪說,治不好小燕子,要太醫‘提頭來見’。治了整整十天,才
治活的!”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們誰都沒說過!”紫薇喊。
    “我們以為你知道,我以為我哥告訴過你了!”爾泰驚訝的說。
    “我以為爾泰說過了,居然我們誰都沒說嗎?”爾康也驚訝的問。
    “這個經過慢慢再告訴你……”爾康搖了搖手裡的信箋﹕“你都看懂了?”
    紫薇含淚而笑。
    “看懂了!”
    福倫和福晉,接過信箋也看了看。福倫忍不住問﹕
    “她說些什麼?”
    紫薇鄭重的接過信箋,掃開,看著信箋說﹕
    “你們可能看不懂,我念給你們聽!”便正色的,動容的,充滿感情的念起信來﹕“滿
腹心事從何寄?
    畫個畫兒替!小鳥兒是我,小花兒是你!小鳥兒生死徘徊時,小花兒淚灑傷心地!小鳥
兒有口難開時,萬歲爺錯愛無從拒!小鳥兒糊糊塗塗時,格格名兒已經昭大地!小鳥兒多少
對不起,小花兒千萬別生氣!還君明珠終有日,到時候,小鳥兒負荊請罪酬知己!”
    紫薇念得抑揚頓挫,頭頭是道,大家聽得目瞪口呆。爾康凝視著紫薇,在一片震動的情
懷裡,還有說不出來的佩服。大家都聽得感動極了,震動極了。
    紫薇念完信,對眾人含淚一笑。
    “就是這樣了,她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
    永琪瞪著紫薇,心服口服的喊﹕
    “所謂格格當如是!”
    “哇!什麼叫‘出口成章’,我今天是領教了!”
    爾泰喊。
    爾康熱烈的看著紫薇,嘆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
    “天下的奇女子,都被咱們踫上了!”回頭看永琪﹕“五阿哥,謝謝你那一箭!射得
好!”
    永琪一愣。
    “你謝得有點古怪!”
    紫薇不由自主的臉一熱,眼睛裡亮晶晶的。
    福晉拿起那些畫,左看右看,納悶的說﹕
    “一個字都沒有,居然有這麼多的詞,也只有你看得懂!真難為了你,怪不得你會和她
結拜,只有姐妹,才會這樣心靈相通吧!”
    福倫瞪著紫薇,起身,對紫薇一拜。到了此時,才真正承認了紫薇。
    “福倫有幸,能讓一位真格格住在我家,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你一定要說!”
    紫薇跳起身子,漲紅了臉,對眾人喊﹕
    “你們不要這樣,弄得我不好意思!接到小燕子的信,我實在太興奮,忍不住就‘賣
弄’了一下,你們千萬不要笑我!不過是文字游戲而已!”
    “我打賭,你如果在皇阿瑪身邊,他會喜歡得發瘋的!”永琪說。
    紫薇臉色一暗,忽然走到房間正中,面對眾人,跪了下去。誠誠懇懇的說﹕
    “不瞞大家,自從我發現小燕子是格格以後,我對小燕子真是又恨又怨又生氣,可是,
這些日子以來,聽你們大家跟我分析利害,我已經越來越明白,我的存在,不止威脅到小燕
子的生命,還威脅到很多無辜的人!今天,我看了小燕子的信,我不再恨她了,也不怪她
了!”抬頭看了爾康一眼﹕“你說過,老天這樣安排,可能有它的意義!我終於相信了這句
話!”
    爾康目不轉睛的看著紫薇。
    “現在的情勢,如果我要認爹,可能有兩個結果;一個是,我爹相信了我,那麼,是小
燕子死!另一個是,我爹不相信我,那麼,是我死!”
    福倫不禁深深點頭。
    “你分析得很對,足以見得,你已經想得非常透徹了!”
    “無論是我死,還是小燕子死,都是不值得!上蒼既然把小燕子送進宮,讓她陰錯陽差
的做了格格,又讓她幫我承歡膝下,做了女兒該做的事,我還有什麼好埋怨呢?所以,我決
定了,從今以後,還珠格格是小燕子!我是夏紫薇,一個普通的老百姓。現在,知道這個秘
密的,就是你們各位,請你們幫我一個忙,永遠永遠,咽下這個秘密!”
    大家激動著,感動著,一時無語。
    爾康便就手扶起紫薇,動情的說﹕
    “你起來吧!你的這篇話,事實上,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都盤旋了一段時間,只是沒
有人敢跟你講。今天,你自己說出來了,我想,五阿哥和我們,都鬆了一口氣!你能為大局
著想,能為小燕子著想,犧牲你自己,你這種胸襟和氣度,讓我實在太佩服了!紫薇,我跟
你保證,你不會白白犧牲的。老天會給你另一種幸福,一定會!”
    爾康說得坦率堅定,紫薇凝視爾康,不禁動容。
    福倫和福晉對看一眼,都若有所覺而驚異著。
    室內,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感動。只有金瑣,不禁流下淚來,輕輕的喊了一聲﹕
    “小姐!你娘的遺志……”
    紫薇回頭看金瑣,微笑的打斷了金瑣﹕
    “金瑣,你不必幫我委屈,我娘要我帶給我爹的東西,小燕子已經幫我帶到了!從我爹
對小燕子的態度來看,我爹並沒有完全忘掉我娘,我想,我娘應該可以含笑九泉了!”
    紫薇說完,就對永琪說﹕
    “五阿哥,請你把我的話,說給小燕子聽!”
    永琪心悅誠服的答道﹕
    “你放心!我會一字不漏的講給她聽!”
    所以,當天下午,在漱芳齋,小燕子已經聽到了整個念信的經過。別提小燕子有多麼激
動了,她瞪著永琪,一直不敢相信的問﹕
    “她原諒了我?她不恨我了?她說的?她真的這麼說?”
    永琪目不轉睛的看著欣喜如狂的小燕子,嘆口氣,說﹕
    “小燕子,我但白告訴你,我生在帝王家,家裡姑姑多,姐妹多,我是在一群‘格格’
中間長大的!
    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兩個格格,一個是你!一個是紫薇!你的率直坦蕩,紫薇的
詩情畫意,你們兩個真是絕配!看多了我家那些方方正正的‘格格’,真欣賞你這個不在格
子裡的‘格格’,和紫薇那個玲瓏剔透的‘格格’!”
    左一個格格,右一個格格,可把小燕子聽得頭昏腦脹。她大叫一聲,說﹕
    “不要跟我發表你的‘格格’論了!只要告訴我,紫薇真的沒有罵死我,恨死我,氣死
我……還把我的信,念成一首歌……你沒有騙我吧?我作夢都夢到紫薇要掐死我呢!”
    “不騙你,她說,她已經原諒你了!”
    “哇!”小燕子騰空一躍,幾乎穿窗飛去﹕“紫薇原諒了我!紫薇原諒了我!”就滿室
飛舞,樂不可支﹕
    “我就說嘛,拜把子是拜假的嗎?上有玉皇大帝,下有閻王老爺,全都看著呢!可
是……”又急急的抓住永琪的袖子﹕“我還是要把這個‘格格’還給紫薇!
    我一定要還的!你幫我想想辦法看,我怎麼樣可以把‘格格’還給紫薇,不用砍頭丟腦
袋?我對自己這顆腦袋,其實還滿喜歡的!”
    永琪慌忙四面看看。
    “小聲一點!小聲一點!你要叫得人盡皆知嗎?
    你已經把皇后得罪了,說不定四面八方都是皇后的眼線,你還在這兒嚷嚷!”小燕子盯
著永琪,有個疑問,憋在心裡好久了。
    “你叫皇后皇額娘,她是你的娘嗎?”
    “不是的!因為她是皇后,我必須這樣叫她!我的親生額娘是愉妃,已經去世了!皇后
的親生兒子,是十二阿哥,不是我!”
    小燕子呼出一大口氣,連忙喊﹕
    “阿彌陀佛!謝天謝地!”
    “你別阿彌陀佛了,如果是的話,還可以幫你講講話,不是才糟呢!皇后平常對我就已
經忌諱了,現在又加一個你!”
    “為什麼皇后忌諱你?”
    “自古以來,宮闈的傾軋都是同一個理由……咱們不要談這個了!”凝視小燕子﹕“你
眼前最大的危機,總算有驚無險,只要紫薇放你一馬,你就安全了!你安心當你的還珠格
格,不要東說西說,知道嗎?”
    “說實話,我已經當得不耐煩了,你們趕快幫我想一個脫身的辦法!”
    “好,我幫你想脫身的辦法,沒想好以前,你答應我不鬧事!”
    小燕子胡亂的點點頭。永琪認真的叮囑道﹕
    “你和皇后,最好不要作對!在宮裡,有宮裡的生存法則,你這樣任性,遲早會吃大虧
的!我請求你,學著保護自己,好不好?”
    永琪語氣中的溫柔,讓小燕子心裡熱呼呼的,眼中閃著喜悅。就伸手很男性化的,用手
背“啪”的在永琪胸口打了一下,打得永琪好痛。
    “你放心,我沒給你那一箭射死,就死不掉了!”
    永琪搖頭苦笑﹕
    “我還真不放心!如果你最後會丟腦袋,還不如當初一箭射死你,免得牽腸掛肚!”
    “你說什麼?”小燕子眼睛一瞪。
    永琪慌忙掩飾的看向窗外。
    “沒什麼!”
    “不要東拉西扯了,你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安排我出宮去見紫薇?”
    “稍安勿躁!”
    “什麼安什麼躁?你叫我不要急是嗎?怎麼可能不急呢?我急得不得了!剛剛皇阿瑪把
我叫去說,明天要我跟你們一起去書房念書,我聽到念書,一個頭就脹成兩個大,我那會念
書呢?大字都不認得幾個,什麼紀師傅,好像很有學問的樣子,我一定會大出洋相,怎麼辦
嘛?”
    永琪看著她,笑了笑。
    “怕什麼?有我和爾泰,我們會幫你的!到時候,紀師傅一定會先考考你,你看我們的
眼色就對了!我們不會讓你下不來台的!”
    “什麼?還要考我呀?我完了!真的完了!”小燕子苦著臉叫﹕“當個格格,怎麼這麼
麻煩?還是讓紫薇來當比較好!”
    小燕子往椅子裡一倒,好像天都塌下來了。
   
  
上一章 回到主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