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第九章

    其實。清朝的格格們是不上書房的。上課,是阿哥們的事,不是格格的事。乾隆雖然嘴
裡說,滿人對女兒和兒子的教養差不多,不會拘束女子。事實上,女兒和兒子的待遇是絕對
不一樣的。女兒念不念書沒關系,兒子就必須都是文武全才。但是,格格們都有妃嬪們自我
要求,自我教育。乾隆是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人,格格們當然也個個都是出口成章的人
物。所以,乾隆對於小燕子,居然沒念什麼書,覺得是個大大的缺陷,他自己常說,人如果
不讀書,就會粗鄙,而他,最受不了的就是粗鄙。
    所以,還珠格格是第一個走進書房的格格。
    這天,乾隆為了慎重,也為了要看看紀曉嵐如何“教育”小燕子,特別帶著小燕子到書
房。一群阿哥們,和伴讀的王公子弟們,見小燕子來了,萬綠叢中一點紅,把書房帶來了一
份活潑的氣氛,不禁個個都有些興奮。但是,看到乾隆坐鎮,大家又都惴惴不安了。
    紀曉嵐看著小燕子,關於小燕子的種種脫序行為,早已傳遍宮中。看到小燕子正襟危
坐,如臨大敵,大眼睛不住左顧右盼,而爾泰和永琪,一邊一個,頻頻給她使眼色,覺得有
些稀奇。心想,乾隆親自督陣,這個“師傅”,責任重大。不管怎樣,先試試小燕子的程度
再說。
    紀曉嵐就清清嗓子,微笑的說﹕
    “今天是格格初次入學。臣想,不妨拋開那些又厚又重的書本,做些輕鬆有趣的事兒,
格格以為如何?”
    小燕子一聽不踫書本,不由喜逐顏開,忙不迭的就連連點頭。
    “咱們先來一個文字游戲,來作“縮腳詩’,總共四句,第一句七個字,第二句五個
字,第三句三個字,第四句只有一個字,四句裡頭,格格隨意接那一句都行……”便看著阿
哥們說﹕“那一位先幫格格開個頭?”
    小燕子苦著一張臉,聽得完全莫名其妙,什麼“縮腳詩”,還叫伸頭詩”呢!看樣子,
自己得找一個地洞,到時候,來個“地洞詩”,鑽下去算了!正在想著,永琪已經大聲的接
了口﹕
    “我先來!”便看看小燕子,又看看爾泰,朗聲念﹕“四四方方一座樓!”
    “掛上一口鐘!”爾泰就刻接口,看小燕子,表示已從七字,降為五字。
    “撞一下!”永琪見小燕子一臉糊塗,趕快接了三個字的,現在只要接一個字就可以
了,永琪把茶杯倒扣,拿折扇做撞擊狀,暗示著。
    小燕子瞪大眼睛看著,本能的就接一聲﹕
    “嗡……!”
    永琪、爾泰、阿哥們不禁熱烈鼓掌叫好﹕
    “哈哈……!對了對了,就是這樣!”
    小燕子驚喜莫名,不相信的問﹕
    “真的嗎?我真的接對了嗎?”
    “接得好極了,接得妙極了!”永琪首先贊美。
    乾隆笑著搖搖頭。
    “這不是接出來的,這是蒙出來的!不能算數,師傅再另外出題吧!”
    紀曉嵐出了第二個題﹕
    “接下來,咱們來填詩,我提下半句,聽好啊‘圓又圓,少半邊,亂糟糟,靜悄悄。’
格格要用這幾個字,填成一首詩!五阿哥!我看你躍躍欲試,你就再給格格示範一下!”
    永琪想了想,看著小燕子,不能用字太深,要淺顯,要是小燕子能夠了解的。就念了出
來﹕
    “十五月兒圓又圓,初七初八少半邊,滿天星星亂糟糟,烏雲一遮靜悄悄!”
    “晤!填得不錯!”紀曉嵐點頭;心裡,可不怎麼滿意。太口語了!還沒來得及要小燕
子作,爾泰已經忙不迭的接口﹕
    “我也示範一下!”看著小燕子,心想,永琪說的還是“太詩意”了,應該從生活中取
材,還要是小燕子能了解的生活。就念了一首﹕“一個月餅圓又圓,中間一切少半邊,惹得
老鼠亂糟糟,花貓一叫靜悄悄!”
    爾泰這樣的詩,惹得阿哥們情不自禁的大笑。紀曉嵐和乾隆相對一看,明知永琪和爾泰
在千方百計的幫小燕子,兩人也不表示什麼。紀曉嵐就催著小燕子說﹕
    “格格!該你了,試一試吧!”
    小燕子一震,為難的說﹕
    “不試不行嗎?”
    “要試要試,這沒有什麼好難為情的!”紀曉嵐鼓勵著。
    “那……要是填得不對、不好……”
    “沒有關系,不對可以更正,不好可以修飾啊!”
    小燕子看看永琪他們,兩人都對她點點頭,鼓勵著。小燕子知道賴不掉了,只得吸了一
口氣,豁出去了。
    “好吧!試就試!”就看著紀曉嵐,大聲念著﹕
    “師傅眼睛圓又圓……”一句話剛剛出口,阿哥們竊笑四起。小燕子硬著頭皮繼續念﹕
“一拳過去少半邊……”滿堂的竊笑立刻變成了哄堂大笑,大家笑得東倒西歪。小燕子四面
看看,完全就地取材,念了第三句﹕“大家笑得亂糟糟……”
    這一下,大家實在忍不住了,笑得前俯後仰,氣都喘不過來了。課堂上從來沒有喧鬧成
這樣子過,何況乾隆在場!紀曉嵐氣得吹胡子瞪眼睛,急得又咳嗽又拍桌子,滿屋子的笑聲
就是無法控製。乾隆又好笑、又好氣,不得不板起面孔重重一哼﹕
    “哼!”
    阿哥們頓時收住笑,小燕子瞅了乾隆一眼,可憐兮兮的接完最後一句﹕
    “皇上一哼靜悄悄!”
    大家又迸出大笑聲,有的膽子小,拼命憋著笑,憋得臉紅脖子粗。
    乾隆哭笑不得,只有化為一聲長嘆﹕
    “唉!”
    小燕子看看乾隆,又看看紀曉嵐,忽然間靈機一動,想起紫薇曾經教過她一副對子,當
時覺得好玩,就記住了。現在,不妨拿出來試一試!當下,就又委屈。又不服氣的,朗聲
說﹕
    “皇阿瑪別嘆氣呀!書上這些文謅謅的玩意兒我是外行,可是外頭活生生的世界我可內
行了,不相信,我也來出個對子,只怕你們誰都對不出來!”
    乾隆頓時大感興趣。
    “哦?好大的口氣,曉嵐!你聽見沒有啊?”
    “臣聽見了,請格格盡管出題!”紀曉嵐看著小燕子。
    “好,聽著啊!‘山羊上山,山踫山羊角,咩!’”最後一聲羊叫,惟妙惟肖。
    紀曉嵐一呆。這是什麼東西?怎麼對?
    阿哥們紛紛竊竊私語。
    連乾隆也露出了困惑之色。
    眼看大家討論、思考、皺眉、抓頭,表情不一而足,小燕子真是好不得意。
    “怎麼樣啊?”小燕子笑嘻嘻的問大家。
    阿哥苦笑的苦笑、搖頭的搖頭。
    “紀師傅?”小燕子得意的看紀曉嵐。
    紀曉嵐漲紅了臉,不得不拱拱手說﹕
    “請教格格!”
    “這下聯嘛!就是……”小燕子笑嘻嘻的接了下聯﹕“水牛下水,水淹水牛鼻,眸!”
最後的一聲牛叫,也惟妙惟肖。
    乾隆不禁撫掌大笑﹕
    “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紀曉嵐也笑了出來,明知道小燕子不可能對出這樣的對子,一定是什麼文人的游戲之
作,但是,看到乾隆那麼高興,就也湊趣的說﹕
    “真所謂教學相長也,還珠格格!今日,我算是服了你了!”
    阿哥們都鼓掌起來,轟然叫好。永琪和爾泰相對一看,與有榮焉。
    小燕子眼睛發光,臉孔也發亮,笑得好燦爛,心裡卻在嘰咕著﹕
    “還好,跟紫薇學了這麼一招,把師傅也唬住了!”
    乾隆聽到紀曉嵐贊美小燕子,更樂了。
    “哈!博學多才的紀曉嵐,居然也有甘拜下風的一天啊!哈哈……!”
    在一片哄鬧聲中,小燕子飄飄然著,永琪和爾泰用力鼓掌,都滿眼激賞的凝視她,書房
中難得這樣熱鬧,大家興奮,其樂融融。
    小燕子上書房的趣事,幾乎立刻就轟動了整個宮廷,更是大臣們茶余酒後的笑談。大家
對於這個毫無學問,卻能讓乾隆開懷大笑的“民間格格”,傳說紛壇。對於她的來歷,更是
揣測多端,各種說法,莫衷一是。
    不管大家的議論如何,小燕子還是心心念念要出宮。出不了宮,見不到紫薇,難免心浮
氣躁,覺得當格格越來越不好玩了。
    同一時間,紫薇已經下定決心,讓小燕子的格格當到底,她要徹底“退出”了。
    這天,爾康走進紫薇的房間,發現紫薇把一疊洗得乾乾淨淨的衣裳放在床上。她和金瑣
兩個,打扮得整整齊齊,正準備出門。
    爾康一驚,急急的問﹕
    “你們要去哪裡?”
    “正要去大廳,看福大人,福晉,和你們兄弟兩個!”紫薇說。
    “有事嗎?阿瑪去拜訪傅六叔了,還沒回家;爾泰進宮了,也還沒回來!”
    “啊!”紫薇一怔。
    “什麼事呢?告訴我吧!”
    “我是要向大家道謝,打擾了這麼多日子,又讓大家為我操心。現在,情勢已經穩定
了,我想我也應該告辭了!我把福晉借我穿的衣裳,都洗乾淨放在床上了……”
    爾康一震,看看收拾得纖塵不染的房間,著急的問﹕
    “為什麼急著走呢?難道我們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嗎?”
    紫薇搖搖頭,趕緊說﹕
    “沒有沒有!就因為你們太周到了,我才不安心!
    真的,打擾得太多了,我也該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去了!”
    爾康凝視紫薇,忽然間,就覺得心慌意亂了。一急之下,沖口而出﹕
    “什麼是‘屬於你自己的地方’?你是說那個大雜院?還是說皇宮?還是你濟南老家?
什麼是屬於你的?能不能說清楚?”
    一句話問住了紫薇。她的臉色一暗,心中一酸。
    “是,天下之大,居然沒有真正屬於我的地方!
    但是,‘不屬於’我的地方,我是很清楚的!”
    爾康看了金瑣一眼。
    金瑣就很識趣的對爾康福了一福,說﹕
    “大少爺,我先出去一下!您有話,慢慢跟小姐談!”
    金瑣走出門去,關上了房門。
    紫薇有些不安起來,局促的低下頭去。爾康見房內無人,就一步上前,十分激動的盯著
紫薇。
    “紫薇,我跟你說實話,我不準備放你走!”
    紫薇大震,抬頭看爾康。
    “為什麼?”
    “因為……我們大家,包括五阿哥在內,都或多或少,給了你很多壓力,使你不得不委
委屈屈,放棄了尋親這條路!我們每個人都明知你是金枝玉葉,卻各有私心,為了保護我們
想保護的人,把你的身世隱藏起來,我們對你有很多的抱歉,在這種抱歉裡,只有請你把我
們家當你的家,讓我們對你盡一份心力!”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其實,你們一點都不用對我抱歉,是我自己選擇放棄這條路,
我也有我想保護的人!你們全家對我都這麼好,我會終生感激的!
    但是,它畢竟不是我的家,我住在這兒,心裡一直不踏實,你還是讓我走吧!”
    爾康情急起來。
    “可是,你的身分還是有轉機的!說不定柳暗花明呢?住在我家,宮裡的消息,皇上的
情況,甚至小燕子的一舉一動……你都馬上可以知道,不是很好嗎?何況,我們還在安排,
要把你送進宮,跟小燕子見面呢!”
    “我心裡明白,混進宮是一件很危險的事,說不定會讓福晉和你們,都受到責難!看過
小燕子的信以後,我已經不急於跟小燕子見面了!只要大家都平安,就是彼此的福氣了!”
    “可是,可是……你都不想見皇上一面嗎?”
    紫薇一嘆﹕
    “見了又怎樣呢?留一點想像的空間給自己,也是不錯的!”
    爾康見講來講去,紫薇都是要走,不禁心亂如麻。
    “那……你是走定了?”
    “走定了!”
    爾康盯著紫薇,見紫薇眼如秋水,盈盈如醉,整個人就痴了。頓時真情流露,沖口而出
的說﹕
    “所有留你的理由,你都不要管了!如果……我說,為了我,請你留下呢?”
    紫薇大震,踉蹌一退,臉色蒼白的看著爾康。
    爾康也臉色蒼白的看著紫薇,眼裡盛滿了緊張,期盼和熱情。
    這樣的眼光,使紫薇呼吸都急促起來,她啞聲的問﹕
    “你是什麼意思?”
    “你這麼冰雪聰明,還不懂我的意思嗎?自從你在游行的時候,倒在我的腳下,攥住我
的衣服,念皇上那兩句詩……我就像是著魔了!這些日子,你住在我家,我們幾乎朝夕相
處,你的才情,你的心地,你的溫柔……我就這樣陷下去,情不自禁了!”爾康一口氣說了
出來。
    紫薇震動已極,目不轉睛的看著爾康,呆住了。
    兩人互看片刻,紫薇震驚在爾康的表白裡,爾康震驚在自己的表白裡。
    爾康見紫薇睜大眼睛,默然不語,對自己的莽撞,後悔不迭。敲了自己的腦袋一下,退
後了一步,有些張皇失措。
    “我不該說這些話,冒犯了你!尤其,你是皇上的金枝玉葉,我都不知道你會怎樣想
我”紫薇愣了片刻,低低說﹕
    “我郊在還算什麼金枝玉葉呢?我說過了,我只是一個平常的老百姓,一個沒爹沒娘的
孤兒,甚至連一個名譽的家庭都沒有……真正的金枝玉葉是你,大學士的公子,皇上面前的
紅人,將來,一定也有真正的金枝玉時來婚配……我從小在我娘的自卑下長大,不敢隨便妄
想什麼!”
    爾康聽得非常糊塗﹕激動的說﹕
    “如果你可以‘妄想’呢?你會‘妄想’什麼?”
    紫薇大驚,再度踉蹌一退。
    爾康見紫薇後退,受傷,懊惱,狼狽起來。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是我腦筋不清,語無倫次!你把這些話,都忘了吧!如果你決定要走,待我稟告過阿
瑪和額娘,我就送你回大雜院!”
    爾康說完,不敢再看紫薇,就伸手要去開門。
    紫薇心情激蕩,一下子攔了過去,擋在門前,啞聲的說﹕
    “我留下!”
    爾康大震,抬頭盯著紫薇﹕
    “你脫什麼”紫薇睜著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爾康,自從來到福府,對爾
康的種種感激和欣賞,此時,已參融合成一股龐大的力量。她無法分析這股力量是什麼,只
知道,她的心,已經被眼前這個徇徇儒雅的男子,深深的打動了。她清晰的說﹕
    “為了你最後那個理由,我不走了,我留下!”
    爾康太激動了,一步上前,就忘形的握住紫薇的手。
    紫薇臉紅紅的,眼睛水汪汪的,也忘形的看著爾康。
    兩人痴痴的對視著,此時此刻,心神皆醉,天地俱無了。到這時候,紫薇才知道,爾康
常說,紫薇和小燕子的陰錯陽差,是老天刻意的安排。她懂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如果
她順利進了宮,就不會進府!和爾康的這番相知相遇,相憐相惜,大概就不會發生了!她定
定的看著爾康那深邃的眸子,突然間,不再羨慕小燕子了。
    這時的小燕子,確實沒有什麼可羨慕的,因為,她正陷在水深火熱中。
    到底,皇后用什麼方式,說服了乾隆,小燕子不知道。她只知道,忽然間,乾隆不止對
自己的“學問”關心,對於自己的“生活禮儀”,也大大的關心起來。而且,他居然派了和
小燕子有仇的容嬤嬤來“訓練”她,這對小燕子來說,是個大大的意外,更是個大大的災
難!
    事有湊巧,乾隆帶著皇后和容嬤嬤來漱芳齋那天,小燕子正趴在地上,和小鄧子、小、
明月、彩霞四個人,在擲骰子,賭錢。四個宮女太監,全都聽從小燕子的命令,趴在地上,
正玩得不亦樂乎。
    誰知道,乾隆等一行人,會忽然“駕到”呢?門口又沒派人把風,等到乾隆的貼身太監
小路子,一聲“皇上駕到,皇后駕到”的時候,乾隆和皇后已經雙雙站在小燕子面前了。
    小燕子嚇了一大跳,慌忙從地上跳了起來。
    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全部變色,嚇得屁滾尿流,倉皇失措。大家紛紛從地上爬
起來。還沒站穩,抬眼看到乾隆和皇后,又都“噗通噗通”跪下去。這一起一跪,弄得手忙
腳亂,帽子、釵環、骰子、銅板……滾了一地。
    小燕子倒是手腳靈活,急忙就地一跪。
    “小燕子恭請皇阿瑪聖安,皇后娘娘金安!”
    皇后見眾人如此亂七八糟,心中暗笑。
    “格格在做什麼呢?好熱鬧!”皇后不溫不火的說。
    乾隆皺著眉頭,驚愕極了,看著滿地的零亂。
    “小燕子,你這是……”看到骰子。氣不打一處來,對小鄧子四個人一瞪眼,大聲一
喝﹕“是誰把骰子弄進來的?”
    小燕子生怕四人挨罵,慌忙稟告﹕
    “皇阿瑪!你不要罵他們,是我逼著他們給我找來的,閒著也是閒著,打發時間嘛!”
    乾隆聽了,簡直不像話!心裡更加不悅,哼了一聲。瞪著太監和宮女們,大罵﹕
    “小鄧子,小卓子!你們好大膽子!好好的一個格格,都被你們帶壞了!”
    小鄧子、小卓子跪在地上,籟籟發抖。
    “咱們……奴才該死!”
    皇后眉毛一挑,立刻接口﹕
    “什麼叫‘咱們奴才該死’?誰跟你們是,‘咱們’?”
    小燕子又急忙喊﹕
    “是我要他們說‘咱們’,不許他們說‘奴才該死’!皇阿瑪,皇后,你們要打要罵,
沖著我來好了,不要老是怪到他們頭上去!”
    乾隆看了皇后一眼,氣呼呼的點點頭﹕
    “你說對了!小燕子不能再不管教了!”便轉頭對小燕子,嚴厲的喊﹕“小燕子!你過
來!”
    乾隆的臉色這麼難看,小燕子心裡暗叫不妙,只得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從明天起,你雙日上書房,跟紀師傅學寫字念書;單日,容嬤嬤來教你規矩!容嬤嬤
是宮中的老嬤嬤,你要禮貌一點,上次發生的那種事,不許再發生了!如果你再爬柱子,再
打人,朕就把你關起來!君無戲言,你最好相信朕的話!”
    容嬤嬤就走上前來,對小燕子行禮。
    “容嬤嬤參見格格,格格千歲千千歲!”
    小燕子驀的一退,臉色慘變,急喊﹕
    “皇阿瑪!您為什麼這樣做?”
    “朕知道什麼叫‘恃寵而驕’,什麼叫“愛之,適以害之’!不能再縱容你了!”
    乾隆一用成語,小燕子就聽得一頭霧水,心裡又著急,想也不想,就氣極敗壞的喊著
說﹕
    “什麼‘是蟲兒叫’,什麼‘暖吱暖吱’?皇阿瑪,你不要跟我拽文了,你不喜歡我賭
錢,我不賭就是了,你把我交給這個容嬤嬤,不是把雞送給黃鼠狼嗎?下次你要找我的時
候,說不定連骨頭都找不到了!”
    容嬤嬤面無表情,不動聲色。
    皇后搖搖頭,一股“你看吧”的樣子,注視著乾隆。
    乾隆聽到小燕子的“是蟲兒叫,暖吱暖吱”,簡直氣得發昏。對這樣的小燕子,實在忍
無可忍,臉色一板,厲聲一吼﹕
    “朕已經決定了!不許再辯!朕說學規矩,就要學規矩!你這樣不學無術,顛三倒四,
讓朕沒辦法再忍耐了!”便回頭喊﹕“容嬤嬤”“奴才在!”容嬤嬤答得好清脆。
    “朕把她交給你了!”
    根本是“有力”的!
    小燕子的災難,就從這一天開始了。
    容嬤嬤教小燕子“規矩”,不是一個人來的,她還帶來兩個大漢,名叫賽威,賽廣。兩
人壯健如牛,虎背熊腰,走路的時候,卻像貓一樣輕悄,腳不沾塵。小燕子是練過武功的,
對於“行家”,一目了然。
    知道這兩個人,必然是大內中的高手。
    容嬤嬤對小燕子恭恭敬敬的說﹕
    “皇上特別派了賽威、賽廣兄弟來,跟奴婢一起侍候格格。皇上說,怕格格一時高興,
上了柱子屋檐什麼的,萬一下不來,有兩個人可以照應著!”
    小燕子明白了,原來師傅還帶著幫手,看著賽威、賽廣那兩人像鐵塔一般,些心裡更是
暗暗叫苦。
    她看著容嬤嬤,轉動眼珠,還想找個辦法推托。
    苦思對策。
    “容嬤嬤,我們先談個條件………”
    容嬤嬤不疾不徐的接口﹕
    “奴婢不敢跟格格談條件,奴婢知道,格格心裡,一百二十萬分的不願意學規矩!奴婢
是奉旨辦事,不能顧到格格的喜歡或不喜歡。皇上有命,奴婢更不敢抗旨!如果格格能夠好
好學,奴婢可以早點交差,格格也可以早點擺脫奴婢,對格格和奴婢,都是一件好事!就請
格格不要推三阻四了!”
    容嬤嬤講得不亢不卑,頭頭是道;小燕子竟無言以駁,無奈的大大一嘆﹕
    “唉!什麼‘格格’‘奴婢”的搞了一大堆,像繞口令似的,反正,我賴不掉就對
了!”
    小燕子第一件學的,竟是“走路”。容嬤嬤示範,一遍又一遍的教﹕
    “這走路,一定要氣定神閒,和前面的人要保持距離!甩帕子的幅度要恰到好處,不能
太高,也不能太低,格格請再走一遍!”
    “格格,下巴要抬高,儀表要端莊,背脊要挺直,臉上帶一點點笑,可不能笑得大多!
再走一遍!”
    “格格,走路的時候,眼睛不能斜視,更不能做鬼臉!請再走一遍!”
    小燕子左走一遍,右走一遍,一次比一次不耐煩,一次比一次沒樣子。帕子甩得忽高忽
低。容嬤嬤不慌不忙的說﹕
    “格格,如果你不好好學,走一個路;我們就要走上十天半月,奴婢有的是時間,沒有
關系!但是,格格一天到晚,要面對我這張老臉、不會厭煩嗎?”
    小燕子忍無可忍,猛的收住步子,一個站定,摔掉手裡的帕子,對容嬤嬤大叫﹕
    “你明知道我會厭煩,還故意在這兒折騰我!你以為我怕你嗎?我這樣忍受你,完全是
為了皇阿瑪,你隨便教一教就好了,為什麼要我走這麼多遍?”
    容嬤嬤走過去,面無表情的拾起帕子,遞給小燕子。
    “請格格再走一遍!”
    “如果我不走呢”“格格不走,容嬤嬤就告退了!”
    容嬤嬤福了一福,轉身欲去。小燕子不禁大喊﹕
    “慢著!你要到皇阿瑪面前告狀去,是不是?”
    “不是‘告狀’,是‘複命’!”。
    小燕子想了想,畢竟不敢忤逆乾隆,氣呼呼的抓過帕子。
    “算了算了!走就走!那有走路會把人難倒的呢?”
    小燕子甩著帕子,氣沖沖邁著大步向前走,帕子摔得太用力,飛到窗外去了。
    小鄧子、小卓子等六人,拼命忍住笑。
    容嬤嬤仍然氣定神閒,把自己手裡的帕子遞上,不溫不火的說﹕
    “請格格再走一遍!”
    小燕子第二件學的是“磕頭”。和“走路”一樣,磕來磕去,磕個沒完沒了。
    “這磕頭,看起來簡單,實際上是有學問的!格格每次磕頭,都沒磕對!跪要跪得端
正,兩個膝蓋要並攏,不能分開!兩只手要這樣交疊著放在身子前面,頭彎下去,踫到自己
的手背就可以了,不必用額頭去踫地,那是奴才們的磕法,不是格格的磕法。
    來!請格格再磕一次!”
    “格格錯了!手不能放在身子兩邊……再來一次!”
    “格格又錯了,雙手要交疊,請格格再磕一次!”
    小燕子背脊一挺,掉頭看容嬤嬤,惱怒的大吼﹕
    “你到底要我磕多少個頭才滿意?”
    容嬤嬤溫和卻堅持的說﹕
    “磕到對的時候就可以了!”
    小燕子就跪在那兒,磕了數不清的頭。
    小燕子第三件學的事,居然是如何“坐”。
    “所謂站有站相,坐有坐相。這‘坐’也有規矩的!要這樣慢慢的走過來,輕輕的坐下
去。膝蓋還是要並攏,雙手交疊放在膝上。格格,請坐!”
    格格請起,再來一遍!坐下去的時候。絕對不能讓椅子發出聲音!”
    “格格請起,身子要坐得端正,兩只腳要收到椅子下面去!請再來一遍!”
    “格格請起,頭要抬頭,下巴不能下垂,兩只腳不要用力!請再來一遍!”
    於是,小燕子又起立,又坐下,整整“坐”了好多天。
    小燕子終於爆發的那一天,是練習了好久的,“見客”之後,好不容易,到了吃飯的時
間。她累得腳也酸了,手也酸了,脖子背脊無一不痛。看到吃飯,如逢大赦,高興得不得
了。坐在餐桌上,她吃著這個,看著那個,狼吞虎咽。一面忙著自己吃,還要一面忙著招呼
小鄧子、小卓子等人。
    “哇!總算可以吃飯了,我現在吃得下一只牛!”
    稀哩呼嗜的喝了一口湯,滿意的喘了口大氣,再含著一口菜,回頭說﹕“大家坐下來一
起吃吧!我相信大家都餓了,都累了,這一桌子的菜,我一個人怎麼吃得下?來來來!吃
飯!吃飯!累死事小,餓死事大小燕子話沒說完,容嫻嬤清脆的接口﹕
    “格格,請放下筷子!”
    小燕子一怔,抬起頭來,氣往腦袋裡直沖。
    “幹嘛?規矩已經教完了,我現在在吃飯呀!難道你連飯也不讓我好好吃?”
    “這‘吃飯”也有規矩!嘴裡含著東西,不能說話!更不能讓奴才陪你吃飯,奴才就是
奴才!格格身分高貴,不能和奴才們平起平坐,這犯了大忌諱!格格拿筷子的方法也不對,
筷子不能交叉,不能和碗盤踫出響聲!喝湯的時候,不能出聲音!格格,請放下筷子,再來
一遍!”
    這一下,小燕子再也無法忍耐了,“啪”的一聲,把筷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拍,跳起身
子,大叫﹕
    “我不幹了!可以吧!這個還珠格格我不當了!
    早就不想幹了!什麼名堂嘛?坐也不對,站也不對,走也不對,跪也不對,笑也不對,
說也不對……連吃都吃不對!我不要再受這種窩囊氣!我受夠了!我走了,再也不回來
了!”
    小燕子一面喊著,一面摘下了“格格扁方”,往地上一摔,扯掉脖子上的珠串,珠子啼
哩嘩啦的散了一地,小燕子就沖出房去。在她身後,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容嬤嬤
嘴裡喊著格格,拼命的追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乾隆、皇后、令妃,帶著永琪和爾泰走進漱芳齋的院子。
    小燕子像箭一樣的射出,嘴裡亂七八糟的喊著﹕
    “帽子,不要了!珠子,不要了!耳環,不要了!
    金銀財寶,都不要了!這個花盆底鞋,也不要了……”就伸腳一踢一端,一雙花盆底鞋
子飛了出去。
    乾隆驚愕的一抬頭,只見一只花盆底鞋,對他腦門滴溜溜飛來。乾隆大驚﹕
    “這是什麼?”
    永琪出於直覺反應,跳起身伸手一抄,抄到一只鞋子。
    乾隆瞪大了眼睛。皇后、令妃、永琪、爾泰都是一陣驚呼。小燕子嘴裡還在喊﹕
    “不幹了,總可以吧!什麼‘還珠格格’,簡直成了‘烤豬格格’……”
    乾隆驚魂未定,怒喊﹕
    “小燕子!你這是幹什麼?”
    小燕子這才猛然煞住腳步,睜著大眼,氣喘吁吁的看著乾隆。
    奔出門來的容嬤嬤、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賽威、賽廣噗通噗通的跪了一地,
紛紛大喊﹕
    “皇上吉祥!皇后娘娘吉祥!令妃娘娘吉祥!五阿哥吉祥!福二爺吉祥………
    在這一片吉祥聲中,小燕子卻漲紅了臉,瞪大了眼珠子,氣鼓鼓的光腳站著,一句話都
不說,也不請安。皇后一挑眉,厲聲問﹕
    “這是怎麼回事?容嬤嬤!”
    “奴婢在!”
    “不是陪著格格嗎?怎麼把格格教成這個樣子?帽子鞋子全飛了,是怎麼回事?你說!”
    “奴婢該死!教不會還珠格格!”容嬤嬤一股“罪人”狀。
     乾隆氣得眼冒金星,瞪著小燕子,大怒的吼﹕
    “妳這是什麼樣子!要你學規矩,妳怎麼越學越糟?妳看妳自己,服裝不整,橫眉怒目,
成何體統?”
     小燕子什麼都不管了,直著眼睛嚷﹕
    “皇阿瑪!我豁出去了!這個格格我不幹了,你要砍我的腦袋,我也不只有認了!反正
......”她傲然的昂著頭,視死如歸的大喊﹕“要頭一顆,要命一條!”
     乾隆被她氣得臉脖子粗。
    “妳以為"格格"是什麼?隨妳要幹就幹,要不幹就不幹?”回頭大叫﹕“來人呀,給朕
把環珠格格拿下!”
    賽威 賽廣便大聲應著“喳”,上前迅速的捉住了小燕子。
    小燕子急喊﹕
    “皇阿瑪......你真的要我的腦袋嗎?”
    “妳如此囂張,如此放肆!朕對於妳,已經一忍再忍,實在忍無可忍了!朕不要妳的腦
袋,只要好好的教訓妳!“便對太監們喊道﹕“打她二十大板!”
    太監們大聲應著“喳”
    永琪大急,真情流露,噗通一聲,對乾隆跪落地,氣急敗壞的喊﹕
    “皇阿瑪請息怒!還珠格格是金枝玉葉,又是女兒身,恐怕禁不住打!不如罰她別的!”
    爾泰見永琪跪了,便也跪下去。
    “皇上仁慈!五阿哥說的對,格格不比男兒,不是奴才,萬歲爺請三思”
    令妃也急忙對乾隆說﹕
    “是呀!是呀!還珠格格身體嬌弱,上次受的傷,還沒有全好,怎麼禁得起板子? 皇上
,萬不要衝動呀!”
    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四人,更是磕頭如搗蒜,流淚喊﹕
    “皇上開恩!皇上開恩!”
    乾隆見眾人求情,略有心軟,瞪著小燕子恕問﹕
    “你知錯沒有?”
    誰知,小燕子下巴一抬,脫口而出﹕
    “我最大的錯,就是不該做這個格格......”
    乾隆不等她說完,就大喊著說﹕
    “打!打!誰都不許求情!”
    這時,早有太監搬了一張長板凳來。賽威賽廣便把小燕子拖到板凳前,按在板凳上面,另
有兩個太監,拿了兩根大板子,抬頭看乾隆。
    乾隆怒道﹕
    “還等什麼?打呀!朕要親自看著你們打!重重的打!重重的打!”
    兩個太監不敢再延誤,對小燕子的屁股上打去,一面打,一面數﹕“一,二,三,.....”
    故意打得很慢,給乾隆機會叫停。
    小燕子直到板子打到上了身,這才知道乾隆是真的要打她,又痛又氣又羞又委屈又傷心
,掙扎著,揮舞著手大叫﹕ 
    “皇阿瑪!救命啊……我知錯了!知錯了……”
    痛得淚水直流。
    永琪急壞了,跪行到乾隆面前,磕頭喊﹕
    “皇阿瑪!手下留情呀!”
    乾隆怒不可遏,喊道﹕
    “說了不許求情,還有人求情!加打二十大板!”
    永琪和爾泰,再也不敢求情,急死了。眼睜睜看著板子擗哩叭啦,打上小燕子的屁股。
    令妃眼看小燕子那一條蔥花綠的褲子,已經透出血跡,又是心痛,又是著急。自從小燕
子進宮,令妃還是真心疼她。這時,什麼都顧不得了,抓著乾隆的手,一溜身跪在乾隆腳
下,哀聲喊著﹕
    “皇上,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小燕子的親娘,在天上看著,也會心痛的!皇上,你自
己不是說過,對子女要寬容嗎?看在小燕子娘的分上,您就原諒了她吧!再打下去,她就沒
命了呀……”
    令妃的話,提醒了小燕子,當下,就沒命的哭起娘來。
    “娘!娘!救我呀!娘…娘……你為什麼走得那麼早?為什麼丟下我……”一哭之下,
真的傷心,不禁悲從中來,痛喊﹕“娘!你在哪裡啊!如果我有娘,我就不會這樣了……
娘!你既然會丟下我,為什麼要生我呢……”
    乾隆一聽,想著被自己辜負了的雨荷,心都碎了。急忙喊﹕
    “停止!停止!別打了!”
    太監急急收住板子。賽威、賽廣也放開小燕子。
    小燕子哭著,從板凳上癱倒在地。
    令妃、明月、彩霞都撲過去抱住她。
    乾隆走過去,低頭看了小燕子一眼,看到她臉色蒼白,哭得有氣無力。心裡著實心痛。
掩飾住自己的不忍,色厲內荏的說﹕
    “你現在知道,‘君無戲言’是什麼意思了!不要考驗朕的耐心,朕嚴重的警告你,再
說‘不當格格’,再不守規矩,我絕對不饒你!如果你敢再鬧,當心你的小命!不要以為朕
會一次又一次的縱容你!聽到沒有?”
    小燕子嗚嗚咽咽,淚珠紛紛滾落,嚇得魂飛魄散,拼命點頭,卻說不出話來。
    乾隆見小燕子的囂張,變成全然的無助,心中側然,回頭喊﹕
    “賽威!賽廣!去傳胡太醫來給她瞧瞧!容嬤嬤,去把上次回疆進貢的那個‘紫金活血
丹’,拿來給她吃!”
    乾隆說完,便一仰頭,轉身而去。
    皇后、容嬤嬤、賽威、賽廣、太監、宮女跟隨,都急步而去了。
    永琪和爾泰,見到乾隆和皇后己去,就跳起身子,奔過去看小燕子。
    永琪看到小燕子滿臉又是汗,又是淚,奄奄一息,褲子上綻著血痕,心都揪緊了。掩飾
不住自己的心痛和關懷,低頭說﹕
    “小燕子,你怎樣?現在,皇上和皇后都已經走了,你如果想哭,就痛痛快快哭一場
吧!不要憋著!”
    小燕子閉著眼,淚珠沿著眼角滾落,嘴裡嘰哩咕嚕,不知道說了一些什麼。
    “她說什麼?"爾泰聽不清楚,問永琪。
    “她說,幸好打的不是紫薇!”
   
  
上一章 回到主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