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第二章

    紫薇和小燕子第二次見面,是在半個月以後。
    那天,她的心情低落。到北京已經一段日子了,自己要辦的事,仍然一點眉目都沒有。
眼看身上的錢,越來越少,真不知道是不是放棄尋親,回濟南去算了。金瑣看到紫薇悶悶不
樂,就拉著紫薇去逛天橋。
    到了天橋,才知道北京的熱鬧。
    街道上,市廛櫛比,店鋪鱗次,百藝雜耍俱全。
    地攤上,擺著各種各樣的古玩、磁器、字畫。琳瑯滿目,應有盡有。
    紫薇、金瑣仍然是女扮男裝。紫薇背上,背著她那個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包袱。紫薇不
時用手勾著包袱的前巾,小心翼翼的保護著。
    兩人走著走著,忽然聽到群眾哄然叫好的聲音,循聲看去,有一群人在圍觀著什麼。兩
人就好奇的擠進了人群。
    只見,一對藝裝的年輕男女,正在拳來腳去的比畫著。地下插了面錦旗,白底黑字繡著
“賣藝葬父”四個字。
    那一對男女,一個穿綠衣服,一個穿紅衣服,顯然有些功夫,兩人忽前忽後,忽上忽
下,打得虎虎生風。
    金瑣忽然拉了紫薇一把,指著說﹕
    “你看你看,那個大鬧婚禮的小燕子也在那,你看到沒有?”
    紫薇伸頭一看,原來小燕子也在人群中看熱鬧。
    兩人眼光接個正著。小燕子愣了一下,認出她們兩個了,不禁沖著她倆咧嘴。一笑,紫
薇答以一笑。小燕子便掉頭看場中賣藝的兩人。
    此時,兩人的賣藝告一段落,兩人收了勢,雙雙站住。男的就對著圍觀的群眾,團團一
揖,用山東口音,對大家說道﹕
    “在下姓柳名青,山東人氏,這是我妹子柳紅。
    我兄妹兩隨父經商來到貴寶地,不料本錢全部賠光,家父又一病不起,至今沒錢安葬,
因此斗膽獻醜,希望各位老爺少爺、姑娘大嬸,發發慈悲,賜家父薄棺一具,以及我兄妹回
鄉的路費,大恩大德,我兄妹來生做牛做馬報答各位。”
    那個名叫柳紅的姑娘,就眼眶裡蓄滿了淚水,捧著一只錢缽向圍觀的群眾走去。
    群眾看熱鬧看得非常踴躍,到了捐錢的時候,就完全不同了,有的把手藏在衣袖裡不
理,有的乾脆掉頭就走。只有少數人肯掏出錢來。
    “他們是山東人,跟咱們是同鄉呀!”紫薇轉頭看金瑣,激動的開了口。
    金瑣對紫薇搖搖頭,按住紫薇要掏錢包的手。
    這時,小燕子忽然躍入場中,拿起一面鑼,敲得“眶眶”的好大聲。一面敲著,一面對
群眾朗聲的喊著﹕
    “大家看這裡,聽我說句話!俗話說得好,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各位北京城的父
老兄弟姐妹大爺大娘們,咱們都是中國人,能看著這位山東老鄉連埋葬老父、回鄉的路費都
籌不出來嗎?俗語說,天有什麼雨什麼風的,人家出門在外,踫到這麼可憐的情況,我看不
過去,你們大家看得過去嗎?我小燕子沒有錢,家裡窮得答答滴,可是……”她掏呀掏的,
從口袋裡掏出幾個銅板來,丟進柳紅的缽裡。“有多少,我就捐多少!各位要是剛才看得不
過癮,我小燕子也來獻醜一段,希望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務必讓這山東老鄉早日成
行!柳大哥,咱們比畫比畫,請大家批評指教,多多捐錢啊!請!”
    小燕子朝柳青抱拳一揖,然後就閃電一般的對柳青一拳打去。
    柳青慌忙應戰,兩人拳來腳往,打得比柳紅還好看。小燕子的武功,顯然不如柳青,可
是,柳青大概是太感動了,不敢傷到小燕子,難免就顧此失彼。小燕子有意討好觀眾,一忽
而摘了柳青的帽子,一忽而又把帽子戴到自己頭上,一忽而又去扯柳青的腰帶,拉柳青的衣
領,像個淘氣的孩子。弄得柳青手忙腳亂,應接不暇。
    圍觀的群眾,不禁哈哈大笑。
    柳紅趁此機會,捧著錢缽向眾人走去。
    紫薇再也忍不住了,伸手掏錢。金瑣急忙提醒她﹕
    “我們剩的那些錢,已經快不夠付房錢了……”
    “看在都是山東人的分上,也不能不幫呀!何況,連小燕子都慷慨解囊了!我怎麼能袖
手旁觀呢?紫薇有些激動的說,已經掏出一小錠銀子放入缽中。
    “喏,這個給你!姑娘,我誠心祝福你們兄妹能夠早日回鄉。”
    柳紅看到紫薇出手就是銀錠子,不禁一怔,有些不安的看看紫薇,彎腰道謝,便匆匆向
前繼續募捐。
    經過小燕子的起哄,紫薇的慷慨,群眾也都感動了,紛紛解囊,錢缽裡漸漸裝滿。
    紫薇似金瑣渾然不知,自己的出手,和背上的包袱已經引起夕徒的注意。有個大漢,一
聲不響的蹭到兩人身後,輕悄、熟練的抽出匕首來,割斷紫薇背上包袱的兩端,拿著包袱,
轉身就跑。
    小燕了和柳青的表演賽正在高潮,小燕子要偷襲柳青,不料卻被柳青揪住褲腰,單手舉
在半空中,小燕子嚇得哇哇大叫﹕
    “好漢饒命,我下次不敢了!救命啊!”
    眾人哈哈大笑。
    小燕子在半空中,忽然看見歹徒偷了紫薇的包袱,正要溜走。不禁放聲大喊﹕
    “那兒來的小偷!別走!你給我站住!”
    小燕子這樣一喊,歹徒拔腿就跑,柳青大吼一聲,用力把小燕子向外一擲,小燕子如紙
鷂般飛過眾人的頭頂,落下地,就向歹徒追去。
    紫薇這才驚覺,伸手一摸,包袱已經不翼而飛,嚇得魂飛魄散。
    “天啊!我的包袱!”
    “快去追啊!”金瑣喊著,拉著紫薇,沒命的奔向歹徒的方向。”
    柳青和柳紅兩兄妹,也顧不得賣藝了,兩人腳不沾塵的,也追向小燕子。
    紫薇和金瑣,跌跌沖沖的跑了好半天,這才看到,在一條巷子裡,小燕子、柳青、柳紅
三個圍住了歹徒,正打得天翻地覆。小燕子一面打,一面痛罵不已。
    “在我面前賣功夫,你簡直瞎了眼!還不給我把包袱放下!”
    柳青也破口大罵﹕
    “大膽毛賊,居然敢對我們的客人動手!看掌!”
    歹徒那裡是這三人的對手,被打得七零八落。幾下子,就被小燕子抓住了衣領。
    “你要偷要搶,也要看看對像,人家也是出門在外的人,你偷了別人的盤纏,教人怎麼
回家?簡直是個下三濫!”
    歹徒知道今天栽了,憤憤不平的大嚷﹕
    “大家都是走江湖,怎麼你們可以用騙的,我不可以用偷的?”
    “你還有得說?我們是讓人家心甘情原拿出來,你算什麼?”小燕子大喊。
    “還不把東西交出來?想送命嗎?”柳青一拳打過去。
    “不給你點厲害的瞧瞧,你不服氣,是不是?”
    柳紅又一拳打過去。
    歹徒知道沒戲可唱了,大吼一聲,拋出手中包袱,乘機飛逃而去。
    紫薇看著包袱畫過空中,不禁狂奔過去接包袱。
    紫薇尚未接到包袱,小燕子已飛掠過去,穩穩的托住包袱,笑嘻嘻的一站。
    “姑娘!謝謝你,為我追回了包袱,如果這些東西丟了,我就活不成了!”紫薇喘著
氣,氣極敗壞的說。
    “這麼嚴重?裡面有多少金銀珠寶呀?你趕快看看,有沒有被掉包啊?”小燕子挑著眉
毛說。
    一句話提醒了紫薇和金瑣兩個,立刻緊緊張張的拆開包袱,小燕子好奇的伸頭一看,只
見包袱裡還有包袱,層層包裹;紫薇一層層解開,裡面,赫然是一把折扇和一個畫卷。紫薇
見東西好好的,不禁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把字畫緊貼在胸口抱了抱。眼眶都濕了。
    “謝天謝地!東西都在!”
    小燕子睜大了眼睛。
    “搞了半天,你這裡面沒有金銀財寶,只有破字畫,早知道就不幫你追了!費了我們那
麼大的勁兒!”
    “你不知道,這些可是我們小姐的命,此任何金銀財寶都重要!”金瑣慌忙解釋。
    “謝謝你們捐了那麼多銀子,不好意思!現在,幫你們追回字畫,算是回敬吧!”柳紅
對紫薇笑了笑。
    “好了,東西找回來,就沒事啦。小燕子,咱們還去‘賣藝葬父’呢?還是今天就收工
了?”柳青問小燕子。
    紫薇這才驚覺,原來三人是一伙的,愕然的看著三人。
    “原來……你們不是賣藝葬父,是在演戲?”
    小燕子嘻嘻一笑,滿不在乎的說﹕
    “演得不壞吧?我的武功雖然不怎麼樣,我的演技可是一流的!”
    紫薇啼笑皆非。
    小燕子看看紫薇主僕,見兩人文文弱弱,一副很好欺負的樣子,不知怎的,就對兩個人
有點不放心。
    她那愛管閒一的個性,和生來的熱情就一起發作了,摔了摔頭,她豪氣的說﹕
    “你們住哪裡?我閒著也是閒著,送你們一程!”
    就轉頭對柳青柳紅揮揮手﹕“今天不用幹活了,大雜院見!”
    當小燕子走進紫薇客棧的房間,忍不往就驚叫﹕
    “哇!住這麼講究的房間,你們一定是有錢人!”
    “什麼有錢人,已經快要山窮水盡了。”紫薇嘆口氣,抬頭看著小燕子﹕“姑娘,再謝
你一次!”
    “別姑娘姑娘的亂叫,叫我小燕子就成了。上回你們幫過我,咱們一報還一報,算是扯
平了。我走了!”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紫薇喊著,誠摯的看著小燕子,柔聲的說﹕“為什麼要騙人呢?賺這種
錢,你不會問心有愧嗎?”
    “問心有愧?為什麼要問心有愧?我又演戲給大家看,又表演武術給大家看,還耍寶給
大家看,今天還奉送了一場‘捉賊記”,這麼精彩,值得大家付費欣賞吧!”
    紫薇見小燕子振振有詞,不禁失笑。
    “我從沒見過你這樣的人,騙了別人,好像還心安理得的樣子!我覺得,你利用大家的
同情心,騙取錢財,多少有點不夠光明,我看你和那柳家兄妹;年紀輕輕,又有一身好功
夫,為什麼不做一點正經的事?”
    “哈!你算什麼女學究,動不動就訓人?我們靠本事賺錢,有什麼不對?”
    “騙人就不對。”∼“那你們主僕兩個,一天到晚穿著男裝到處晃,不是在騙人嗎?”
    紫薇一怔,竟答不出話來。
    “活在這個世界上,想要不騙人,實在是不太容易的事!你想想看,你從小到大,沒撒
過謊嗎?不可能的!我們本來就生在一個人騙入的世界裡!我知道你是讀過書的大家小姐,
可別被那些大道理,弄成一個書呆子!如果你不會騙人,你就會破別人騙!騙人和被騙比起
來,還是騙人比較好!嘻嘻!”
    紫薇驚異而稀奇的看小燕子。
    “哇!你的大道理比我還多!我說一句,你說了好多句!聽起來,好像我還很沒道理似
的!”
    “道理是一回事,生活是另外一回事!道理可填不飽肚子!”
    紫薇深深的凝視著小燕子。
    “我們萍水相逢,真是有緣。雖然兩次見面,情況都滿離譜,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
對你竟然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好喜歡你的瀟灑,好欣賞你的自由。所以,忍不住就講出
心裡的話來了!你不要介意,我覺得你這種過日子的方式,實在有些旁門左道!為什麼不去
找個工作做呢?”
    “找工作?你說的容易!到哪兒去找?柳青柳紅也找過,要不就被人當奴才,要不就被
人當把戲,受氣不說,還吃不飽,穿不暖!再說,我們那大雜院裡,住了一院子老老小小,
都是無依無靠的可憐人,如果我們不照顧他們,他們靠誰去?”小燕子聳聳肩,看紫薇。
“沒辦法!你說那個什麼門?什麼道?”
    “旁門左道!”紫薇一愣,接口。
    “旁門左道?哈!我學了一個新詞!這個門和道大概不是好門道,可好歹還能混點錢,
咱們雖然騙得大家掏腰包,並沒有強迫誰一定要拿出來!你知道嗎?有錢做好事的人,都不
是沒飯吃的人!比起我們那個大雜院,就強大多了!”
    “你那個大雜院,住了好多無家可歸的人呀?”紫薇聽得一愣一愣的。
    “可不是嗎?大家常常餓肚子,生了病,也沒錢治,好可憐啊!上個月,季老奶奶就在
沒錢買藥的情況下,淒淒慘慘的走了。”
    “哦!”
    “算了,別說了,說了”你也不懂的!”
    “不,我懂,我全都懂!”
    “你懂什麼?你有爹有娘,有吃有穿,還有丫頭侍候,你根本就不知道人間疾苦,不知
道天高地厚,也不知道挨餓受凍是什麼滋味的千金大小姐。”
    紫薇嘆了口氣。
    “我雖然沒有挨餓受凍,可是,我娘死了,我逼不得已,離鄉背井,千裡迢迢來北京找
我爹,爹沒找著,卻到處踫釘子,受人氣……幾乎已經走投無路了,我也有我的辛酸啊!”
    “你說什麼?你不是偷偷帶著丫頭溜出來玩,玩膩了就要回家的大小姐?”
    紫薇苦笑搖頭。
    “我早就沒有家了,你要我回哪去?”
    小燕子懷疑的盯著紫薇看,又看看金瑣。
    金瑣忍不住插嘴了。
    “我們小姐,是來北京尋親的!離開濟南的時候,已經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把房子賣
了,才有路費來北京!誰知道一走就走了半年,現在,路費都快要完了,如果再找不到她
爹,就簡直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小燕子同情的看著紫薇。
    “原來,你也沒有娘,又找不著爹……唉!比我也差不了多少!我是連爹娘長什麼樣都
不知道,到處流浪著長大的!”
    紫薇和小燕子,彼此深深互視,都有“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之感。
    “北京城可大著呢,要找個人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你爹到底住哪兒?你有譜沒有?”小
燕子問。
    紫薇猶豫了一下,想說什麼,金瑣深怕紫薇在一個沖動之下,說出大大的秘密,就急忙
接口說﹕
    當然有一些線索,只是失散的時間太久,找起來要費一點功夫!恐怕還不是短時間辦得
到的。”
    小燕子立刻豪氣的一笑。
    如果用得著我,我一定全力幫忙,打聽人和事,我還有點辦法……不過,都是‘旁門左
道’的辦法喲!我隊在柳樹坡狗尾巴胡同十二號,一個大雜院裡,有事,盡管找我!”就伸
手給紫薇﹕“我的名字你已經知道啦!小燕子!你呢?”
    紫薇好感動,將小燕子的手緊緊一握。
    我姓夏,名叫紫薇。就是紫薇花那個紫薇!”
    “好美的名字,人和名字一樣美!”
    “你還不是!”
    小燕子大笑,紫薇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笑完了,兩人彼此看著看著,雖然出身不同,背景不同,受的教養更是完全不同,兩人
之間,竟然閃耀出一種神奇的友誼。人間,這種“神奇”,是所有故事的原動力。是人與人
之間最微妙最可貴的東西。
    紫薇就這樣認識了小燕了。改變了兩個女子以後的命運。
    紫薇和小燕子第三次見面,是在狗尾巴胡同的大雜院裡。
    那天,紫薇特地來到大雜院,拜訪小燕子。在一群孩子的包圍下,在柳青柳紅的驚訝
中,小燕子從房間裡奔出來,拉著紫薇的手樂不可支。
    “找不著你爹,所以來找我了?需要我的‘旁門左道’來幫忙,是不是?”小燕子嘰哩
叭啦的喊著。
    金瑣插嘴了﹕
    “我們小姐不是來求助的,是來‘助人’的!”
    “啊?小燕子不解。
    紫薇笑笑,從懷裡拿出一個錢袋,塞進小燕子的手裡。誠摯的說﹕
    “這兒是幾錠碎銀子,我湊合出來的!上次聽你說,這兒好多人都沒飯吃,沒錢看病,
心裡一直很難過……可惜我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沒辦法多拿出什麼來,盡一點點自
己的力量而已,你收著!給大伙兒用!”
    小燕子驚愕極了,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紫薇。
    “你上次不是說,你也快走投無路了嗎?你哪兒來的錢?”
    “小姐把太太留給她的一對翡翠耳環,和翡翠鐲子,都給賣了。”金瑣說。
    柳青。柳紅不相信的看著紫薇。
    “你把你娘給你的紀念品給賣了?”
    “反正我也用不著!擱在身上挺礙事的,我整天跑來跑去的,都不知道藏在哪兒好。說
不定那一天,就被小偷偷走,或者,被強盜搶走!賣了反而乾淨。”
    紫薇笑笑說。
    小燕子一眨也不眨的看著紫薇。
    “我從沒有遇到過像你這樣的人!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你是絕無僅有的了!難
道……你不怕,我是裝窮來騙你的?”
    紫薇看看院子裡的老人和孩子。
    “我知道你不是騙我的。”
    小燕子太感動了。從小,她無父無母,成長的過程,充滿了苦難和艱辛,這是第一次,
她遇到這麼“高貴”的人,對她沒有輕視,只有信任。這使她整顆心都熱騰騰起來。一把握
住紫薇的手,她就熱情洋溢的喊道﹕
    “我看,你乾脆搬到我這來,和我一起住吧!”
    “搬到這兒來?”紫薇一怔。
    “怎麼?你嫌這地方太破爛,配不上你大小姐的身分?”
    “你又來了,我跟你說過,我現在的情況還不如你呢,你至少還有這麼個地方住,還有
好多朋友作伴,我是什麼都沒有!”
    “那麼,你還猶豫什麼?搬過來算了!我這裡雖然簡陋,但是還寬敞,多你們兩個人絕
不成問題!你不是說不知道那年那月才能見到你爹嗎?現在,你把你娘給你的首飾也賣了,
住客棧每天要錢,你還夠撐多久?再說,那個客棧裡人來人往,複雜得很!我看你們兩個一
點機心都沒有,搞不好被人騙去賣了,都說不定!”
    紫薇失笑了。
    “…哪有那麼笨?又不是傻瓜,怎麼會被人騙去賣了呢?”
    小燕子拼命點頭。
    “會會會!我看就會!你瞧,對於一個從不認識賊,你都把貼身家當拿出來了,你不知
道我一天到晚在騙人嗎?你這麼天真,怎麼從濟南走到北京的,我都奇怪得很,應該老早就
出事了!”
    “你把人心想像得太壞了!你看,你對我還不是一點都不了解,就邀我來家裡住,可
見,人間處處有溫情呢!”紫薇笑著說。
    “我不同!我是江湖豪杰,你踫到我,是你命裡遇到貴人啦!”
    “是!”紫薇更是笑。
    “說了半天,你到底要怎樣呢?還要住客棧?”
    紫薇挑起眉毛,乾脆的說﹕
    “當然搬過來,和我的‘貴人’一起住啦!”
    就這樣。紫薇和金瑣,也搬進了大雜院。成為大雜院裡,三教九流裡的另一類人物。成
為小燕子的好友、知己和姐妹。
    一個月以後,紫薇和小燕子就在大雜院中,誠誠懇懇的燒了香,拜天拜地,結為姐妹。
金瑣、柳青、柳紅和大雜院裡的孩童們、老人們全是見證。
    小燕子跪在香案前,對著天空說了一大串話﹕
    “天上的玉皇大帝,地下的閻王菩薩、還有柳青柳紅金瑣和所有看得見我們。看不見我
們的人,還有貓兒狗兒鳥兒老鼠蛐蛐兒……各種動物昆蟲,還有花兒樹兒雲兒月兒……你們
都是我小燕子的見證,我今天和夏紫薇結為姐妹,從今天起,有好吃的一起吃,有好穿的一
起穿,和親姐妹一模一樣,如果違背誓言,會被亂刀砍死!五馬分屍!”
    小燕子說完後,清澈的雙眸看著紫薇。
    “紫薇,到你了!”
    紫薇誠心誠意的也拜了八拜。
    “蒼天在上,後土在下,我夏紫薇和小燕子……”
    紫薇頓了頓,轉頭看小燕子﹕“小燕子,你姓什麼?”
    小燕子皺皺眉頭。
    小時候,我被一個尼姑庵收養,我的師傅說,我好像姓江,可是無法確定!到底姓什麼
,我真的不知道!”
    紫薇心中一陣惻然。
    “那你今年多大了?幾月生的?”
    “我只知道我是壬戌年生的,今年十八歲。幾月就不清楚了。”
    “我也是壬戌年生的!我的生日是八月初二,那麼,我們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呢?”
    “當然我是姐姐,你是妹妹!你是八月初二生,我就算是八月初一生的好了!”小燕子
一股理直氣壯的樣子。
    “可以這樣‘算是’嗎?”紫薇怔著。
    “當然可以!我決定了,我就是八月初一生的!”
    小燕子直點頭。
    於是,紫薇虔誠焚香,拜了再拜,誠心誠意的說道﹕
    “皇天在上,後土在下,我,夏紫薇和小燕子情投意合,結為姐妹!從今以後,有福同
享,有難同當;患難扶持,歡樂與共!不論未來彼此的命運如何,遭遇如何,永遠不離不
棄!如違此誓,天神共厭!”
    紫薇說完,兩人便虔誠的拜倒於地,對天磕頭。
    結拜完了,紫薇看著小燕子,溫柔的說﹕
    “小燕子,現在我們是姐妹了,以後別人問你姓什麼,你不要再說不確定,不知道!我
姓夏,你也跟我姓夏。”
     小燕子感動得落淚了,用力的一點頭。
    “夏,好極了!夏天的紫薇花,夏天的小燕子!
    好!從今以後,我有姓了!我姓夏!我有生日了,我是八月初一生的!我有親人了,就
是你!…兩個姑娘含淚互視,心裡都被溫柔漲滿了。
    旁觀的人,也都深深的感動了。
    紫薇和小燕子結拜的當晚,紫薇就向小燕子全盤托出了自己的大秘密。
    桌上,攤著紫薇那從不離身的包袱。包袱裡,一把畫著荷花,題著詞的折扇,攤開著。
另外,那個畫卷也打開了,畫著一幅“煙雨圖”。
    紫薇鄭重的開了口﹕
    “小燕子,我有一個秘密,一定要告訴你!你看這把折扇,上面有一首詩,我念給你
聽。”就一字一字的念著﹕。
    “雨後荷花承恩露,滿城春色映朝陽;大明湖上風光好,泰岳峰高聖澤長。”
    小燕子仔細的看著扇面,看得一頭霧水。
    “這可把我給考住了!畫,我還看得懂,是一枝荷花!這字嗎?寫得這樣鬼畫符似的,
我就不知道寫的是什麼了。”
    紫薇慌忙接口﹕
    “你不認得沒關系!我只是要給你看看這把折扇,和那個畫卷,都是我爹親自畫的,上
面的詩,是我爹親自題的!折扇上面這枝荷花和詩,暗嵌著我娘的名字,我娘,名夏雨
荷!”
    紫薇說著,便指著那畫卷的題詞,念著﹕
    “辛酉年秋,大明湖畔,煙雨蒙蒙,畫此手卷,聊供雨荷清賞。你看,這是畫給我娘
的。”又指著下款﹕“這是我爹的簽名!”她看了看小燕子,壓低嗓音,慎重已極的輕輕念
道,“寶歷繪於辛酉年十月!
    這兒還有我爹的印鑒!印鑒上刻的是長春居士。”
    小燕子專注的聽著,仔細的看著。聽得也糊裡糊塗,看得也糊裡糊塗。
    “原來這些是你爹的手跡!你爹名字叫寶歷?”
    “噓!聲音小一點!”
    小燕子困惑極了,瞪了紫薇一眼。
    “你幹嘛神秘兮兮的?你和你爹到底是怎麼失散的呢?失散多久了呢?”
    “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爹!我想,我爹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個我。”‘’“阿,怎麼
會呢﹕?難道你爹和你娘成親就分開了?”
    “我爹和我娘從來沒有成過親!”
    “啊?難道……你爹和你娘,是……私訂終身?”
    “也不完全是這樣,我外公和外婆當時是知道的,我想,他們心裡想成全這件事,甚至
是希望發生這件事的!我外公當時在濟南,是個秀才,聽說,那天,我爹為了避雨,才到我
家小坐,這一坐;就遇到了我娘,後來小坐就變成小住。小住之後,我爹回北京,答應我
娘,三個月之內,接我娘來北京。可是,我爹的諾言沒有兌現,他大概回到了北京,就忘掉
了我娘!”
    小燕子聽得義憤填膺。
    “豈有此理!這痴心女子負心漢,是永遠不變的故事!你外公怎麼不找他呢?”
    “我外公有自己的驕傲,一氣、就病死了!我外婆是婦道人家,沒有主意。過了幾年,
也去世了!我娘未婚生女,當然不容於親友,心裡一直嘔著氣,跟誰都不來往。也從來不告
訴我有關我的身世,直到去年,她臨終的時候,她才把一切告訴我,要我到北京來找我
爹!”
    小燕子氣得哇哇大叫﹕
    “算了!這樣的爹,你還找他幹什麼?他如果有情有義,就不會讓你娘這樣委委屈屈的
過一輩子!十八年來對你們母女管都不管,問都不問,就算他會畫兩筆畫、會作幾首詩,也
沒有什麼了不起!你認了吧!這樣的爹,根本不可原諒,不要找了!就當他根本不存在!”
    紫薇眼睛濕了,酸楚的說﹕
    “可是,我娘愛了他一生,臨終的時候,再三叮囑我,一定要找到我爹,問他一句,還
記得大明湖邊的夏雨荷嗎?”
    “你娘太傻了!他當然不記得了,記得,還會不回來嗎?這種話,你不用問了!搞了半
天,你和我還真是一樣苦命,原來你這個夏是跟你娘姓,你爹姓什麼,你大概也搞不清
楚!”
    紫薇瞪著小燕子,用力點點頭,清清楚楚的說﹕
    “我搞得清楚!他姓‘愛新覺羅”!”
    小燕子大吃一驚,這才驚叫出來﹕
    “什麼?愛新覺羅?他是滿人?是皇室?難道是個貝勒?是個親王?”
    紫薇指著畫卷上的簽名,說﹕
    “你知道,寶歷兩個字代表什麼?寶是寶親王,歷是弘歷!你總不會不知道,咱們萬歲
爺名字是“弘歷’,在登基以前,是‘寶親王’。”
    “什麼?你說什麼?”小燕子一面大叫,一面抓起折扇細看。
    紫薇對小燕子深深點頭。
    “不錯!如果我娘的故事是真的,如果這些墨寶是真的……我爹,他不是別人,正是當
今聖上。”
    小燕子這一驚非同小可,手裡的折訖扇“砰”的一聲落地。
    紫薇急忙拾起扇子,又吹又擦的,心痛極了。
    小燕子瞪著紫薇,看了好半天,又“砰”的一聲,倒上床去。
    “天啊!我居然和一個格格、拜了把子!天啊紫薇慌忙奔過去,蒙住她的嘴。
    “拜托拜托,不要叫!當心給人聽到!”
    小燕子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的,對紫薇看來看去。
    “你這個爹…來頭未免太大了,原來你找梁大人,就為了想見皇上。”
    紫薇拼命點頭。
    “後來,我知道他是個貪官,就沒有再找他了!”
    “可是……你這樣沒頭蒼蠅似的,什麼門路都沒有,怎麼可能進宮?怎麼可能見到他
呢?”
    “就是嘛!所以我都沒轍了,如果是只小燕子,能飛進宮就好了!”
    小燕子認真的沉思起來。
    “如果你進不了宮,就只有等皇上出宮……”
    紫薇大震,眼中亮出光彩。
    “皇上出宮?他會出宮?”
    “當然!他是一個最愛出宮的皇帝。”
    紫薇看著小燕子,深深的吸了口氣,整個臉龐都發亮了。
   

上一章 回到主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