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第十章

    知道小燕子挨了打,紫薇激動得一塌糊塗,不相信的看著大家。
    “皇上打了小燕子?怎麼可能?他不是很喜歡小燕子的嗎?他不是心存仁厚的嗎?他不
是最欣賞小燕子那種無拘無束的個性嗎?為什麼打她呢?打了,是不是表示皇上不喜歡她
了?那……小燕子有沒有危險呢?”爾康見紫薇急得魂不守舍,急忙安慰她﹕
    “你先不要急!皇上其實和一般人沒有兩樣,也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風的!管教小燕子
應該是愛。而不是不愛!”
    永琪搖搖頭,擔心的接口﹕
    “爾康說得對,但是也不對!”
    “什麼又對。又不對的?”紫薇問。
    “皇阿瑪是我的爹,我太了解他了!小燕子完全不明白‘伴君如伴虎’這句話,皇阿瑪
這一生,從來沒有人敢頂撞他,敢跟他說‘不’字,他早已經習慣這種生活了!他的話是聖
旨,是命令,是不可違背的!小燕子頭幾次頂撞他,皇阿瑪覺得新鮮,忍了下去,次數多
了,皇阿瑪就受不了了!”
    福倫不禁拼命點頭﹕
    “五阿哥分析得對極了!想想宮裡,不論是那位娘娘,那位阿哥和格格,不是對皇上千
依百順,還想盡法子討好,皇上對小燕子能夠忍到今天,已經很不容易了!何況,小燕子還
有敵人,這些敵人在皇上面前,嘰嘰咕咕一下,皇上的面子,也掛不住呀!不管也得管!”
    紫薇更急了。
    “這麼說,小燕子根本就有危險嘛,她向來就喳喳呼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她脾氣還
硬得很人絕不會上一次當,學一次乖!過幾天,她又會原形畢露的!今天是挨打,下次,豈
不是要砍頭了?”便對永琪爾泰說﹕“五阿哥,爾泰,你們兩個常常在宮裡,一定要想辦法
保護她才好!”
    “你以為我不想保護她嗎?但是,這內宮之中,還是有禮法的!雖然是兄妹,也男女有
別,我和爾泰,去漱芳齋的次數大多,一樣會惹起是非和議論的!”永滇說。
    紫薇越想越急,便走到福晉面前,哀求著說﹕
    “福晉,你上次說,可以把我打扮成丫頭,帶進宮裡去!你就冒險帶我進去吧,好不
好?本來,我以為小燕子這兩天就可以混出宮來了,現在,她又被打傷了,肯定出不來,我
好想進去看看她!”
    福晉一怔。
    “這……還是太冒險了吧?萬一被發現了,咱們怎麼說呢?何況,現在剛剛發生了事,
咱們更不能輕舉妄動了!”
    “額娘說得對!小不忍則亂大謀,你一定要忍耐!”爾康接口。
    紫薇急得心煩意亂﹕
    “知道小燕子挨了打,我怎麼還能忍耐呢?她一個人在宮裡,身上受了傷,連個說知心
話的人都沒有,她怎麼辦呢?她越說越急切,越想越難過﹕“‘她每次出事,原因只有一
個,就是心裡還記掛著我,要把格格還給我,才會說些‘不當格格’、‘不是格格,這種
話……”抬頭看爾康﹕“你以前說,她是我的“系鈴人’,”其實,我才是她的‘系鈴人’
呀!”我得去開導她,我得去幫她‘解鈴’呀!”
    永琪凝視紫薇,深深一嘆﹕
    “你和小燕子,真是奇怪,她挨了打之後,說的第一句話是‘還好打的不是紫薇!’而
你,為了她,弄得家沒有家,爹沒有爹,你還記掛著她的安危!想到皇室中,兄弟之間,為
了大位之爭,常常弄得骨肉相殘,真覺得不如生在民間,還能得到真情!”
    “紫薇對永琪的感慨,還無法深入,只是關心小燕子﹕
    “你們要不要幫我呢?我真的想進宮去看小燕子呀!我有預感,如果不去見她一面,把
我的心態說清楚。小燕子會出大事的!皇上的愛,這麼孤傲,小燕子就算有一百顆腦袋,也
想不明白的!你們讓我進宮去見她一面吧!我發誓,我會很小心很小心,,絕對不出錯!只
要進去兩個時辰,就夠了呀!你們大家成全我吧!”
    福倫和福晉,彼此看著,實在顧忌大多了。爾康就走上前去,對紫薇鄭重的。誠懇的說
道﹕
    “不是阿瑪和額娘不願意幫你!我們每一個人都想幫你,不止幫你,還要幫小燕子!可
是,你不能弄巧成拙是不是?你仔細想一想看,現在進宮合適嗎?
    小燕子剛挨了打,一肚子委屈,見到你之後,還會心平氣和嗎?以她的個性,以你的個
性,你們說不定會抱頭痛哭,淚流成河!如果那樣,豈不是驚動了宮裡所有的人?現在,小
燕子身邊,也是宮女太監一大堆,一個不小心,小燕子是殺身之禍,你也不見得‘有理說得
清’!你想想,我們怎麼放心讓你進宮呢?”
    爾康一篇話,說得合情合理,大家都紛紛點頭。
    永琪尤其贊同﹕
    大家的顧慮,真的對極了!現在,皇阿瑪對小燕子已經動了板子,如果小燕子再有什麼
風吹草動,問題就大了。你就算為了小燕子的安全,也要忍耐!
    你放心,我和爾泰,會每天去探望小燕子的,宮裡又有太醫,又有最珍貴的藥材,她很
快就會好的!”
    爾泰接口說﹕
    “是呀,你雖然見不到小燕子,可是,我每天都會把消息帶回來給你!”
    金瑣也插嘴了﹕
    “小姐,你也可以寫信給她呀!她能畫畫給你,你也可以畫畫給她!請五阿哥送進
去!”
    “我心甘情願,作你們兩個的信差!”永滇急忙說。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說得仁至義盡,紫薇心裡再急,也無可奈何了。
    這天晚上,乾隆心緒不寧,奏折看不下去,書看不下去,事情做不下去,連打棋譜的興
趣都沒有。想寫寫字,寫來寫去寫不好。最後,什麼事都不做了,到延禧宮去看令妃。令妃
不在,他也不叫人找,也不叫人傳,只是在那兒背著手,走來走去,耐心的等待著。•令妃
好晚才進房。看到乾隆,嚇了好大一跳。
    “她怎麼樣?乾隆劈頭就問。
    令妃一愣,急忙請安。
    “皇上!怎麼這樣晚了,還不睡覺?”
    乾隆不耐的搖搖頭﹕
    “朕不困!你不是從小燕子那兒回來的嗎?”“是!”
    “她怎樣呢?”令妃輕輕一嘆﹕
    “好像不太好!”
    ,‘什麼叫‘不太好’?不過打了幾板子,能有多嚴重?總不會像上次當胸一箭,來得
嚴重吧!”
    令妃悄悄的看了乾隆一眼,唉聲嘆氣﹕
    “皇上啊!上次當胸一箭,只是外傷,現在,可是外傷加內傷啊!”
    乾隆一驚﹕
    “怎麼還會有‘內傷”呢?誰打的?”
    “皇上打的啊!”
    “朕何時打過她?”乾隆又一愣。
    “皇上,女兒家的心思,您還不了解嗎?在這麼多人面前,皇后、容婉姣、太監、宮
女、侍衛……還有五阿哥和爾泰,大家瞪大眼睛瞧著,她當眾被打了板子,面子裡子都掛不
住了!最讓那孩子傷心的。是皇阿瑪的‘疾言厲色’、“非打不可’啊!所以,人也傷了,
心也傷了!”
    乾隆震動了,真的,是個女兒呢,怎麼也用板子?他心中實在後悔,嘴裡卻不願承認。
    “她太過分了,簡直無法無天,不打不行呀!”說著,就不安的看令妃﹕“是不是打重
了?”
    令妃點點頭﹕
    “皮開肉綻了!”
    乾隆一呆,立刻怒上眉梢,大罵﹕
    “可惡!是那個太監打的板子,明知道是打‘格格’,也真下手狠打嗎?“那可不能怪
太監,皇上一直在旁邊叫‘重重的打’!”令妃坦率的說。
    “胡太醫怎麼說呢?要緊嗎?”乾隆急了。
    “格格不給胡太醫診視!”
    “為什麼不給診視?你也由著她嗎!”乾隆簡直生氣了。
    “皇上呀,格格是姑娘家呀,冰清玉潔的!傷在那種地方,又是板子打的,她怎麼好意
思讓太醫診治呢?瞧都不許瞧,就哭著叫著把太醫趕出去了!”令妃瞅著乾隆,婉轉的說。
乾隆一想,也是,傷在屁股上呀,怎麼看大夫呢?
    “那‘紫金活血丹’有沒有吃呢?傷口有沒有上藥呢?”乾隆更急了。
    “不肯吃藥,也不肯上藥,誰的話都不聽!丫頭太監們跪了一地求她,她把藥碗全給砸
了!”
    “什麼?脾氣還是這麼壞?打都打不好?乾隆大驚。
    “也難怪她,發著高燒,人都氣糊塗了,燒糊塗“怎麼會發高燒呢?乾隆越聽越驚了。
    “胡太醫說,發燒是傷口引起的;再加上什麼‘急怒攻心,鬱結不發’……這熱就散不
出來,說是吃兩帖藥就好了!開了藥方,也熬了藥,可是,這個牛脾氣格格,就是不吃……
口口聲聲說,死掉算了!”
    乾隆再也按捺不往,往門外就走。
    “她敢不吃?朕自己去瞧瞧!”
    令妃慌忙喊﹕
    “臘梅!冬雪!小路子……大家跟著!”
    小燕子趴在床上,昏昏沉沉的躺著,哭得眼睛腫腫的。明月、彩霞在床邊侍候著,擦汗
的擦汗,擦淚的擦淚,兩人苦苦的勸解著﹕
    “格格,不要傷心了,我讓廚房熬一點稀飯來吃,好不好?”明月問。
    小燕子不睜眼睛,也不說話。
    “格格,你這樣不行呀,藥也不吃,東西也不吃,就是鐵打的身子,也禁不起呀……令
妃娘娘拿了最好的金創藥膏來,五阿哥又特地送了一盒‘九毒化瘀膏’來,說是好得不得
了,讓奴婢幫你擦一擦吧!”
    彩霞哀求著。
    小燕子動也不動。
    門外忽然傳來小鄧子和小卓子的大叫聲﹕
    “皇上駕到!”
    接著,是乾隆的聲音﹕
    “通通站在外面,不要跟著!朕自己進去!”
    乾隆聲到人到,已經大步跨進房。
    小燕子大驚,驀的睜開眼睛,見到乾隆,嚇得從床上一躍而起,想跪下身子磕頭,奈何
一個頭昏眼花,竟跌落在地,砰然一響,撞到傷處,痛得失聲大叫。
    “哎喲!”
    明月、彩霞正跪在地上喊”皇上吉祥”,見到這等局面,急忙連滾帶爬沖過來,要扶小
燕子。
    誰知乾隆比明月彩霞都快,已經一彎腰,抱起小燕子。
    乾隆凝視著臂彎裡的小燕子,小燕子覺得丟臉,不敢看乾隆,用袖子蒙住自己的臉、把
整個臉龐都遮得密不透風。
    乾隆一語不發,輕柔的把小燕子放上了床,知道她不能仰臥,細心的將她翻轉。
    小燕子呻吟著,只能趴著身子,覺得丟臉已極,沮喪已極。她現在終於知道“皇上”的
意義和權威了,對乾隆是又愛又怕。她把棉被一拉,把自己連頭蒙住,從棉被中鳴鳴咽咽的
說﹕
    “皇阿瑪,跪地磕頭,學了三天,還是沒磕好!
    你別生氣……我在棉被裡給您磕頭!”她的腦袋,就在棉被中動來動去。
    乾隆又是心痛,又是困惑,又是好笑,又是好氣。
    “幹嘛蒙著臉?把棉被拉開!”
    “我不!”小燕子蒙得更緊了。
    “這樣蒙著頭,怎麼透氣?”乾隆命令的喊﹕“拉開!””“不能透氣就算了……”
    乾隆回頭看明月、彩霞﹕
    “給你們主子把棉被拉下來!”
    “是!’明月、彩霞便上前去拉棉被,誰知小燕子死命扯住棉被,就是不肯露面,和明
月彩霞拉拉扯扯。掙扎的喊著﹕
    “不要!我不要!讓我蒙著!”
    乾隆忍無可忍,推開明月彩霞,一伸手,把棉被從小燕子頭上拉下。
    “你到底在鬧些什麼?不要見皇阿瑪了嗎?”
    小燕子沒有棉被“遮羞’,就慌忙把臉孔埋在枕上,哽咽說﹕
    “小燕子沒有臉見皇阿瑪!沒有臉見任何人了!”
    “那麼,你預備從今以後,就蒙一床大棉被過日子嗎?”
    小燕子埋著臉不說話。
    乾隆瞪著她,聲音不知不覺的柔和下來﹕
    “給皇阿瑪打兩下、有什麼不能見人的?”說著,就伸手去把她的臉從枕頭上扭轉過
來,一面摸著她的額頭。摸到滿頭滾燙,不禁大驚﹕“燒成這樣子,為什麼不吃藥?為什麼
不看大夫?”小燕子偷眼看乾隆,淚,忍不住就紛紛滾落。
    “不想吃!”
    “什麼叫不想吃?藥也由得你想吃才吃,不想吃就不吃嗎?”乾隆生氣的說。
    “反正……遲早是會給皇阿瑪殺掉的,吃藥也是白吃!早點死了早超生!”
    乾隆瞪著小燕子,看到她燒得臉龐紅紅的,眼睛裡淚汪汪,雖然痛得不能動,還是一副
“要頭一顆,要命一條”的樣子,看起來真是又可憐又讓人無奈。
    乾隆是皇帝,所有的人對他言聽計從,他從來沒有應付過這樣的格格,竟然覺得自己有
些手足無措,招架不住了。
    “這是什麼話?打你幾下,你就負氣到這個程度,你的火氣也太大了吧”他咳了一聲,
清清嗓子,勉強板起臉來,用力的說﹕“朕要你吃藥!聽到沒有?
    朕命令你,聽到沒有?這是‘聖旨’,聽到沒有?”便抬頭對明月彩霞吼道﹕“你們還
不趕快去把藥重新熬過,端來給格格吃!你們兩個,會不會侍候?”明月彩霞嚇得魂飛魄
散,慌忙連聲應著﹕
    “喳!奴婢該死,奴婢遵命!”一面急急出房去。
    乾隆見房中已無人,就收起了那股“皇上架勢”,俯身對小燕子溫柔的說﹕
    “今天打你的時候,令妃說,‘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其實,爹和娘是一樣的!‘打
在兒身,也痛在朕心’!當時,你也實在太不像樣了,你逼得朕不能不打你!你這種個性,
就是會讓自己吃虧呀!現在,打過了,也就算了,不要傷心了,好好的吃藥,知道嗎?”小
燕子聽到乾隆這麼溫馨的幾句話,再也熬不住,“哇”的…一聲,放聲痛哭了。
    “別哭呀!你這是怎麼了?疼嗎?很疼嗎?”乾隆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以為……我以為,皇阿瑪再也不喜歡我了!”
    小燕子抽抽噎噎的喊。
    乾隆眼中一熱,眼眶竟然有些潮濕起來。
    “傻孩子,骨肉之情是天性,那有那麼容易就失去了?”
    乾隆一句“骨肉之情是天性”,讓小燕子又驚得渾身打冷戰。
    乾隆見小燕子打冷戰,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心裡實在焦急。
    “怎麼?為什麼發抖?冷嗎?朕得宣太醫來,不看傷口,總得把把脈!那個‘紫金活血
丹’是救命良藥,怎麼不吃?”小燕子又是感動,又是害怕,對乾隆真的“敬畏”極了。
    “我吃藥,我待會兒馬上就吃藥,不敢不聽話了,不敢‘抗旨’了……可是……可
是……”
    “可是什麼?”“我終有一天,會讓皇阿瑪失望的……會讓皇阿瑪砍我腦袋的……”小
燕子越想越怕,痛定思痛。
    乾隆凝視她,納悶的說﹕
    “朕這次真的把你嚇壞了,是不是?朕又不是暴君,怎麼會動不動就砍人腦袋呢?你為
什麼老是擔心朕會砍你腦袋呢?放心吧!朕不會的!你的腦袋還是長得很牢的!”
    “可是……可是……”
    、“又可是什麼?”
    “可是…那些規矩,我肯定學不會的……過兩天,我又會挨打的……”
    乾隆見小燕子眼神悲戚,淚眼凝注,平日的神采煥發,趾高氣揚,已經完全消失無蹤,
心裡就緊緊的一抽。
    “唉!”他長嘆一聲﹕“不能要求你大多,這宮中規矩嗎,學不會,也就算了!你,把
心情放寬一點吧!快快好起來,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嗎?”
    小燕子眼睛驀的一亮。
    “我可以不學規矩了?乾隆因小燕子眼睛這“一亮”,心裡也跟著“一亮”。
    “是!你可以不學規矩了!”
    小燕子急忙在枕上磕了一個頭,說﹕
    “謝皇阿瑪恩典!”
    乾隆深深的看著小燕子,看到她身子一動,難免痛得瞅牙咧嘴,臉上又是淚,又是汗,
好生狼狽。想到自己把一個生龍活虎,歡歡喜喜的女兒,折騰成這樣,他的心裡,就更加柔
軟,更加心痛和後悔莫及了。
    當小燕子無奈的躺在床上養傷的時候,紫薇也陷進了一份深深的無奈裡。
    紫薇沒辦法進宮,懊惱極了。所幸,知道小燕子身體逐漸複元,皇上依然寵愛,居然免
除了她“學規矩”的苦差事,總算小燕子因禍得福。可是,紫薇仍然覺得惴惴不安,一夭到
晚,代小燕子捏把冷汗。爾康看她這麼不快樂,一連幾天,都帶她出門去。他們去了大雜
院,給孩子和老人們送去了無數的東西,吃的穿的都有。柳青柳紅看到爾康對紫薇那麼小心
翼翼,兩人就心知肚明了,許多疑問,在紫薇的難言之隱中,也都咽下去了。
    紫薇的不快樂,其實不止是為了小燕子,也有一大部分,是為了爾康。爾康察言觀色,
將心比心,對紫薇的心事,也體會出來了。自從紫薇那天一句“我留下”,他就想了千遍萬
遍,如何“留”她?越想,心裡也越亂。
    這天,爾康帶她來到一個幽靜的山谷。這兒,像個世外桃源。群山環繞,滿心蒼翠,風
微微,雲淡淡,水漏漏。有條清澈的小溪,從綠樹叢中。婉蜒而過。小溪旁,幾株桃花,開
得一樹燦爛,微風一過,落英繽紛。
    爾康和紫薇站在水邊,兩人迎風而立,衣袂飄飄。
    “哇!怎麼有這麼美麗的地方?簡直是個仙境!”
    紫薇喊著。
    “這是我常常來的一個地方,我給它取了一個名字,叫做‘幽幽谷’,是我秘密的藏身
之處。小時候,每當心裡不痛快,就會至這兒來!看看山,看看水,聽著風聲,聽著鳥叫,
一待就是好幾個時辰,然後,所有的煩惱就都沒有了。今天,難得帶你出來,就忍不住要把
這個好地方,跟你分享!”
    “像你這樣什麼都不缺的人,也會有不痛快和煩惱嗎”紫薇問。
    “喜怒哀樂是每一個人的本能,應該沒有階級之分,大家一樣的,我當然也有我的煩
惱!”
    紫薇點點頭,看著山色如畫。不禁出起神來。
    “你有心事!”爾康凝視她。
    紫薇一笑。
    “從你認識我那天開始,我就一肚子心事!”
    爾康一嘆。
    “本來,你只有進宮的心事,現在,又添了我!”
    紫薇震動了,看看爾康,不說話。爾康緊緊的凝視她,似乎想一直看到她內心深處去,
半晌,才真摯而誠懇的說﹕
    “紫薇,有幾句心裡的話,一定要跟你說!”
    紫薇點點頭。
    自從那天,我向你表明了心跡,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很多!”
    紫薇專注的聽著。
    “我第一句要告訴你的話是,我要定了你!”
    紫薇一震。
    “可是,如何要你,成為我現在最大的難題。你知道,在我這樣年齡的王孫、公子,早
就成婚了,我之所以還沒成親,是因為皇上遲遲沒有指婚!”
    紫薇睜大眼睛看著爾康。
    “你或者還不知道,我和爾泰的婚姻,都不操在父母手裡,而是操在皇上手裡!事實
上,皇上早在五、六年前,就看上了我,曾經要把六格格指給我,阿瑪和額娘心裡都有數,
只等我們長大。誰知道,六格格卻生病夭折了,皇上難過得不得了、我的婚事,就這樣耽誤
下來了!”
    “我懂了!”紫薇輕輕的說。
    爾康對紫薇搖搖頭﹕
    “不!你沒有懂!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和爾泰,都是皇上看中的人選;因為皇上的寵
愛,就連父母,都沒有辦法為我們的婚姻作主,更別說我們自己了!”
    “我懂了!”紫薇又說。眼神裡已經透著淒涼。
    “你還是沒有懂!我要說的是,不論你是格格,還是一個民間女子,不論你未來怎樣,
我的心念已定,我要娶你為妻!但是,皇上一定不會把你指給我,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世界
上有一個你!這件事好像是老大開我的玩笑,我身邊有一個格格,皇上要我當額駙,我卻沒
辦法告訴他,請把紫薇指給我!”
    紫薇的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也不眨的看著他。
    “你的心我懂了,你的意思我也懂了!一直就覺得奇怪,為什麼你還沒成親,現在都明
白了!我早就知道,你的地位和身份,一定會娶一個金枝玉葉!我也說過,我沒有奢望。為
你留下,只是情不自禁!事實上,這些日子,我也想了很多。我第一句要告訴你的活就是,
請放了我吧!”
    爾康大震,變色了。
    “你是什麼意思?”“我想來想去,我們之間,是沒有未來的!一個沒有未來的‘相
遇’,是一個永遠的折磨!我們結束它吧!”
    爾康激動起來﹕
    “怎麼會沒有未來?我要告訴你的就是,我們有一條艱苦的路要走,我希望你在各種惡
劣的情勢下,都不要退縮!請你相信我,我的心有如日月,你一定要對我有信心!現在,皇
上並沒有指什麼人給我,我左思右想,我唯一的一條路,就是在指婚之前,找個機會,對皇
上坦白。告訴他,我愛上了一個民間女子,請他成全。”
    紫薇嚇了一跳,瞪著爾康﹕
    “他怎麼會成全呢?他會生氣的!你千萬千萬不要說!”
    “你何以見得他不會成全呢?”爾康反問﹕“如果他生氣,我就問他,還記得大明湖畔
的夏雨荷嗎?”紫薇大大的震動了,睜大眼睛看著爾康,驚喊著說﹕
    “你不要嚇我!你把我弄得心慌意亂了!我已經為了小燕子,在這兒六神無主,你又說
這些異想天開的話!我聽得,心驚膽戰,你不能這樣做的!皇上就是皇上,他可以做的事,
你不能做!何況……”她痛苦的吸了一口氣,用力的說出來﹕“他從來沒有‘娶過’夏雨
荷!”∼這句話像當頭一棒,敲得爾康一陣暈眩。是啊!
    乾隆對雨荷只是逢場作戲,事情過了就“風過水無痕”了。自己的舉例,實在該打!
    “好好,我說得不對!我不會沖動,去將皇上的軍!怎麼辦、,我再慢慢想辦法,我說
了這麼多,主要就是要告訴你,我的處境,和我的決心!請你千萬千萬要相信我,要給我時
間去安排一切!”
    爾康說著,便伸手握住紫薇的手。
    紫薇震動了一下,便矜持的,輕輕的把手抽開,難過的低下頭去。
    爾康受傷了。
    “怎麼?忽然把我當成毒蛇猛獸了?”
    紫薇眼中含淚了。
    “不是這樣,因為你提到我娘,我想起娘臨終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說完那句話,她就
閉目而逝了!”
    “是什麼?”
    “她說……‘紫薇,答應我,永遠不做第二個夏雨荷!’”爾康大震,不由自主,退後
了一步。立刻了解到紫薇那種心情,私訂終身,只怕歷史重演,步上夏雨荷的後塵。如果自
己跟乾隆一樣,只有空口白話,不管多少承諾,對紫薇而言,都是一種褻瀆!
    爾康凝視著紫薇,但見紫薇臨風而立,自有一股不可侵犯的高貴與美麗。他被這樣的美
麗震懾住了,不敢冒犯,只是痴痴的看著她。心中,卻暗暗的發了一個誓,除非明媒正娶,
洞房花燭,否則,決不侵犯她!決不讓她變成第二個夏雨荷!
    溪水潺潺,微風低唱,花自飄零水自流。
    兩人默默佇立、都感到愁腸百折。體會到情之一字,帶來的深刻痛楚了。

           ——第一部完•待續第二部《水深火熱》第二部水深火熱——
   
  
上一章 回到主頁 下一章